【·文学】微笑的陶然


说陶然,是需要从“香港文学”杂志说起,不然怎会认识陶然?


记不清是从哪年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给香港文学投稿,投稿不多,并不认识的编辑似乎还喜欢我的文字,几乎都能发表。十天半月后会收到有香港文学标志的大信封,拿出有我文字的杂志细细通读一遍就放在书架上,十几年的文学交情就积累成一摞素雅的文学杂志,心里有种欢喜,那是写作之人的愉悦,淡淡有桂花香。自那后知道香港文学的总编陶然。他写小说写散文,当然做编辑主持文学杂志才是他的主业。心里由衷的感谢陶然编辑,因此有了香港文学与我的文缘。


我是散淡没长性的人,尽管热爱写作还写得不少但总记不住投稿,可香港文学竟有过连续发我十多期作品的记录,只不过非我文字而是我拍的照片。那些照片荣幸成为香港文学封面,偶尔翻出自己会神醉自赞几秒,照片还在继续拍,但还是记不住投稿。


写作之后不时有机会回国参加一些文学活动,也记不得是哪次活动上第一次见到陶然,是一位浑身上下满带温雅气质的男士,也像是认识很久的邻居大哥。好笑的是见过真人却少有长谈,每次笑着打个招呼问声好就匆忙找自己的朋友玩去,会议活动时间短暂,来自世界各地的文友总是匆匆聚散。


反倒是再投稿时不好意思我的散漫,会多写几个字,闲话问声好。


记得数年某次见到时注意到他脸色不好有点疲惫,就问他有没有假期时间?有的话,欢迎他约几个朋友同来澳洲或新西兰度假几天。我的两个儿子长大几年前离家了,悉尼的家里有足够空间待客。我们在新西兰还有个不大的半岛牧场,面海的自然环境空气皆不错,真心希望好友们来放松吸氧换换环境。这个话题说过好几次,都觉得是好主意。但说归说,仅仅是纸上文字,陶然始终没有机会来休闲一下。


几天前的清晨在新西兰牧场家中,打开手机看到的是不敢相信的噩耗,陶然离世了!微信上传来自世界各国的文友们哀痛,我亦黯然。


黯然,是失去一位老朋友,遗憾再没有机会在自己家里接待他,分享澳洲新西兰美好的自然环境风光。


但也不是那种失去亲人之悲,做为作者我有的更多的是怀念,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会有远行的一天,不再回头不说再见。但能让人怀念,在我这样活着的人看来是件很幸福美好的事,更何况是世界上那么多文友由衷地记住了他。


在心底还傻固执的认为,陶然其实没有真的离开,只要香港文学在陶然就在,真的。写下这几个字时,泪。


静静看着微信上陶然微笑的照片,心里说,记忆中的陶然就是这个样子。


谢谢你陶然!


2019.3.13


胡仄佳

大洋传媒原创作者。

    四川美院油画专业毕业

曾获世界日报第一届新世纪华文文学奖首奖




审核:Peter Yu/统筹:Jimmy/编辑:Michelle



 


独特视角看新闻  长按关注澳洲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