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旅途


当我回到这里,

回到我习惯的家庭,

粉的在墙角怒放,

绿的在院坪啄食,

草叶太长,

已淹没菖兰花开、小鹦哥忙碌的地方。


我的心还在旅途,

在合欢树肆意生长,

在动物群随意漫步,

在赤道南北无尽的边际,

在哲理东西迷惶的部落,

在倾听情色呼唤蛮荒,

在注视大地接吻苍穹。


我们说疣猪是多么的丑陋,

可妈妈用獠牙刨开根茎的坚土;

我们说野象是多么的粗壮,

可妈妈用鼻尖捻起嫩草簇簇;

我们说鸵鸟是多么的蠢笨,

可妈妈用眼球警示宿敌的隐伏;

我们说犀牛是多么的孤僻,

可妈妈用灵犀护卫宝宝的弱瞽;

我们说河马是多么的暴躁,

可妈妈用大嘴呵出唇齿的温柔。


在这令语言苍白的华彩的原野,

我们找不见争抢和杀戮的殷红。

两只凶猛的王狮

会为清晨的眷念

无视一队钢筋铁甲物种的打探,

悠然自得,

将爱恋实现,

交欢!

间隔二十五分钟,

七秒,

要做足四十遍!

我们发现

在精疲力竭的恩爱夫妇的西面

一对尾随的公狮安然入眠。


让我们回到智能的荧屏跟前,

合着猎兽和猎物的厮拼一起吶喊。

而马赛马拉原野的花豹

只眺望夏季瞪羚送来的一抹金黄,

仿佛问候:

落单的伙伴,

你何时返回你家庭的怀抱?


2019-2-6

2019-3-4   悉尼


山林

大洋传媒原创作者

生于中国四川成都

毕业于四川南充师范学院,当中学教师。

新洲华文作家协会成员。



审核:Peter Yu/统筹:Jimmy/编辑:Michelle


 

独特视角看新闻  长按关注澳洲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