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历史】巴拉瑞特的华人故事(二十七)

巴拉瑞特的华人菜园

Ballarat Star 1866年4月4日第2页


维州巴拉瑞特(Ballarat)附近的大型华人菜园给这个城镇的厨房提供了相当大比例的蔬菜。


除了一些较小的菜园外,还四个约两英亩或两英亩半大小的菜园。这四个大型菜园有两个位于城市的南部,另两个在北部和东部,具体地点是,一个位于巴拉瑞特东部的Pennyweight Gulley 的顶端(译者注:靠近现在的York Street),巴拉瑞特北部的华人菜园在Black Hill的河滩(译者注:靠近现在的 RiceStreet顾名思义 – 原来华人种素菜和水稻),南部的一个位于 White Flat(译者注:也就是现在的White Flat Oval,著名华人澳式橄榄球队的发源地),南边另一个位于Mount Pleasant河湾部位(现在的Central Motor Wreckers 的位置)。所有这些菜园都在水边,所有菜园都有水渠纵横交错,只是距离远点或近点之别。


在每个花园中都可以看到盛有液体粪便的华人石质尿罐子,大量的马粪肥料被很节俭地或者小心翼翼地堆放在把菜园分割成一块块狭窄的垄床上。在这些垄床上,种植有从幼苗到成熟植物每个生长阶段都有的蔬菜。卷心菜,生菜,洋葱,萝卜,胡萝卜,欧洲芹菜,甜菜,芹菜,红萝卜和圆萝卜都是在不断的轮种的,花园的管理似乎是通过耐心的工作和明智的分工来实现四季有菜。这值得信赖可赞。


华人约翰似乎并不关心他的土豆,也无法保证他的精美卷心菜能免受枯萎病的诅咒,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努力地防止或治愈可恶的蔬菜疾病。任何人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一个菜园,都能看到两三个中国人蹲坐在幼苗床上的矮凳子上,从远处看他们似乎什么都不做,只是用手指“摆弄”着苗床。然而走近距离一看,可以看到每个男人都有一小桶药汁,他们正在仔细清洗每一颗小植物,以避免刚刚发生的枯萎病。在完全成熟的菜地中,在将蔬菜送到市场之前需要付出同等的关注和劳动。可以看到大堆的卷心菜被堆积起来准备出售。他们首先要清除了卷心菜松散难看的外层叶子,这些叶片也很快被堆成了一堆,以后这些叶子还可以再次作为肥料用于菜地。然后,如果花园里没有干净的水源,他们将卷心菜带到小溪的某个地方或者一些水塘中,在那里卷心菜将被被一颗接一颗地彻底冲洗从里到外,华人菜农们会尽可能不破坏蔬菜的看相。


到了这个时候,这些蔬菜已经准备出售,华人菜园里专门负责售货的小贩们将蔬菜装好篓筐,带着这些篮子到了城市出售蔬菜。华农约翰在给植物浇水和施肥方面同样非常谨慎,但我们宁愿不想在这个华人菜园肥料部分知道太详细的信息。这些事实已经足以让我们知道,华人是不会浪费无论是土地还是季节时间,他们也不会浪费任何液体或固体肥料。事实上,如果不是华人的菜园产品供应,我们认为我们的卷心菜等会比现在更贵。


张冲天

1958年出生在中国上海,1989年来澳悉尼学语言,1993年悉尼毕业来墨村,1998年工作要求搬巴村。目前是: 巴拉瑞特澳中文化社团副主席。




审核:Peter/统筹:Adam/编辑:Adam


 


独特视角看新闻  长按关注澳洲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