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何人、为何、如何跨国迁移?


国际移民概况

在当今世界上,伴随着货物、信息及金融的跨境流通网络向全世界的每个角落全面延伸,人口跨境流动的规模和范圃也与日俱增,成为全球化进程中一个越来越引人注目的社会现象,并且越来越广泛地融入了当代人的生活领域。根据联合国关于“国际移民”的基本定义:除各国正式派驻他国的外交人员,除联合国维和部队官兵等跨国驻扎的军事人员之外,所有在非本人出生国以外国定居一年以上的人口均属“国际移民"。据联合国人口部门近期进行的调查,目前有1.75亿人生活在非出生国,全世界每34人中,就有1人是跨国移民;而在工业化国家中,这一比例更高达每10中就有1名跨国移民。

人口跨国迁移受主客观诸多因素之影响。要而之,除了因战争、灾害、社会动乱等原因而造成的被迫性迁移外,个人为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条件业已成为当代主动性迁移的重要因素。换言之全球化的趋势必然导致人口就业上的高度流动性;迁移已日渐成为现代人生活方式的组成部分;当今时代是“移民的时代”。

移民的跨国流动是多目的、多原因的,既呈现出定居性、合约性、避难性、流动性等多种不同,存在合法或正规、与非法或非正规迁移之差异。而且,不同类型的迁移又可能相互转化。如出国留学属于“合约性迁移”,因为迁移者所持“学习签证”一般均规定,该签证仅在持有者本人正式在校习期间有效,学习期满后就必须离境。但是,不少学生在完成学业后,通过进入当地就业市场正式就业或自我创业,随之也就从“合约性迁移”转变为“定居性迁移”。又如,一些非正规迁移者,一旦遇到所在国“大赦”非法移民,其身份即有可能随之转变为“定居性迁移”。

虽然国家移民潮席卷全球,但不同国家呈现不同特色(详见表1)。首先,就移民总量而言,1的数据显示,美国累计跨境移民人口高达3500万,超过其人口总数的12%,高居全球榜首。位居移民总量第二到第四位的是俄罗斯、德国和乌克兰,这三国的情况受前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等历史事件的直接影响。因为,审视国家边境变迁的历史过程,人们不难发现,政治边境的划分,可能将某一人群的传统生活地域人为地划入不同国度,因而出现“跨境民族”长期跨越边撓两地生活,或者出现某一人群自身并未流动,却因重划国境而成为“国际移民”的特殊现象。

其次,就移民接纳国的构成而言。从表1可以清楚地看出,“接纳专业移民最多”、“使用外国劳动力最多”、“外国劳动力与本国劳动力比例最高”等三个项目中,排列在头五位的全是发达国家。由此可见,发达国家从国际移民中获得了可观的人オ、人力资源。

第三,就移民流出国而言。表1列出的西哥、孟加拉、阿富汗三大移民流出国,代表了三种不同类型。西哥是美国的近邻,数百万西哥人长期越境北上打工是人所共知的事实,而且,如何善待在美国打工谋生的西哥人,一直是美关系的一大热点问题。孟加拉国的大量移民则是边界重构的直接后果,1947年的“印巴分治”及1971年东巴独立建立孟加拉国等历史事件,曾相继引发重构民族聚居地的大迁移,如此事变的另一直接反映,是印度在全球移民接纳国中位居第四。阿富汗之所以在移民流出总量中位居第三位,则是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连年不断战争的直接后果,由于人民的基本生活设施遭受极大破坏,数百万故争难民被迫越境逃生。

第四,就移民对原居国的形响而言。从表1第9、10两项数据可以明显看出:跨国劳动力迁移给原居地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国际劳工组织的研究报告也指出,2003年各国移民向母的钱款总额高达930亿美元,是同期由发达国家提供给发展中国家经济授助总额的1.5倍。因此发达国家接纳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给他们提供劳动谋生的机会,比之给予发展中国家任何限经济援助都更为有效。

全球化时代重要的观念性変革之一是人力资源的全球观。有效疏通劳动力跨国流动的渠道妥善安置劳动力的跨国务工,将有可能使移民个人及家庭、移民接纳国及移出国实现共共荣。


国际移民学研究的范、框架与意义

在我国,由于历史的原由,对于人口跨境迁移的研究,基本归入"华侨华人研究”的范畴。然而近数十年来伴随着全球化的进程,人口跨国迁移所涉及的范晓,业已远远超出我国传统华侨华人研究所能涵盖的领域。因为,一方面,全球化浪潮势不可挡,以跨国公司为龙头的跨国利益追求已经取代国家市场成为经济活动的中心,人力资源的全球观相伴而生,走向“开放的社会”已成共识。但是,另一方面,每一个民族国家却无不严格地固守、甚至日益强化着自己“封闭的边界”,民族国家的利益至高无上。因此,“开放的社会”与“封闭的边界”就成为当今一个严重的时代悖论,在这一悖论中方兴未艾的国际移民潮,业已使相关国家政府面对着一系列较之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严峻的社会问题,也推动着社会科学工作者们进入“国际移民学”这样一个存在着请多末知因素因而迫切需要进行探索的知识空间。 

虽然西方学者对于国际移民学的界定各有千秋,但在笔者看来,其基本范畴以定义如下:国际移民学探索的直接目标,是在合理解读移民行为的基础上,推动移民政策的合法制定,进而达到移民个人或群体在大社会中的和谐生存与发展;国际移民学探求的最终目标,是全球资源的合理有效共享,全球人的和平共处,共赢共荣;而国际移民学所探索的最基本问题则可以归结为二:其一何时、何人、为何、如何跨国迁移?其二,跨国迁移对迁移者个人、家庭及相关群体、地区、国家乃至整个世界可能产生什么影响?际移民学涉及的范国相当广泛:就纵向而盲,需要将人类古往今来的文明发展史烂熟于心;就横向而要将当今世界人口、地理、资源、经济、政治、文化等方方面面的动态尽收眼底。国际移民学研究的视野必须既是共时性的,又是历时性的。个人跨越地理上的边界可能只是一瞬间的事,但是,跨越政治、文化甚至种群边界的迁移则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而且,如果人口跨国流动达到一定规模,那么,其对移出国及移入国造成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形响,既可能爆发即时的突发效应,亦可能如潜流般延续几十年、几代人乃至几十代人。谁能说解决当今烽火连天的中东问题能够不考虑犹太人、阿拉伯人的迁移与定居历程?谁又能说印尼社会的民族种族冲突与近代以来中国人下南洋的迁移及谋生发展无关?在美国,虽然作为一个全球公认的移民国家而视移民为理所当然,但是,白人、黑人及有色人种早在迁移北美之初就埋下的不平等的根基,却依然在今天的社会建构中阴魂不散,更借9·11之后的反恐高潮而变本加厉。在西欧,战后初年因经济发展需求而“请进来”的异民族“客工"( guest workers),自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爆发后不仅不再受到欢迎,甚而因多数人选择定居于接纳国而一直成为西欧社会一个难以化解的社会难题。 

国际移民学的建构是多层次的,其不仅需要基于个人、家庭、群体的微观研究,也需要对于民族( ethnic group)、社群( society))、国族( nation)),乃至跨国族群( transnational community)或散居族群( diaspora)的宏观把握。在移民的不同阶段,卷人移民过程的个人与组织是相当多的,如:移民者个人及家庭,移出及移人地双方的村、镇、县、省乃至中央政府的相关部门,公检法机构,雇主个人或公司,移民中介机构(包括合法机构、非法“蛇头”甚至国际性走私集团)等等。至于移民所连带形成的社会影响,更是涉及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人权、国土安全个人健康、公共卫生等诸多领域。国际移民学是一个跨学科的综合领域,属交叉学科性质。国际移民学研究的深化,不仅需要利用社会学、人类学、人口学、历史学、政治学、经济学、法学等社会科学领域的知识,而且在若干领域还需要与自然科学合作。例如,关于人口迁移的地理考察,需要自然地理学的知识;而关于人口迁移与疾病传播问题(如“非典”随人口流动而形成的跨境跨国传播),则需要公共卫生学的知识。纵观国际上切入国际移民学研究的主要学者及其著述,由于其不同的学科背景,在切入问题的角度及各自所倚重的理论层面上,自然而然地形成显而易见的差异。

国际移民学需要建立的是一个跨学科的、综合性的分析框架,它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多层面的分析,涉及宏观的全球性大环境、大潮流的剖析,也涉及微观的个人或小群体的主观抉择剖析。细读不同学科背景研究者的著述,可以发现不同的学科训练多少会在各自所关注的层面及所倚重的理论上有所反映。例如,历史学注重追溯移民的历史过程;经济学偏重于剖析移民的经济动因及移民行为所产生的经济效应;法学的研究范畤则可能更多地关注移民法的制定与实施,关注移民群体的公民权问题。人类学专注于探索并解读不同社会群体文化的相似性和相异性,在方法上强调实地调查和直接观察,人类学家不少自身就是游走于世界边缘化地带的学术移民,故而其研究以精致、细腻并富有情感而彰显其特色。近年来的移民社会学著述,则十分突出“社会资本"理论的建构与实证研究,移民的亲缘纽带、信息网络及跨国族群的运作,都被从社会资本的角度加以重新解读,并注重其如何穿越跨国空间,突破政治国界的障碍而有效地运作。

当然,各学科之间的分野并不是一成不変的。一方面,一学科内部的分化有时较之不同学科之间的差异更加明显。例如,人回学可分为人口统计学和人口社会学,后者与社会学的关系可能比与人口统计学的关系更密切。另ー方面,不同学科(甚至是两个一级学科)之间的交融,早已是当代社会科学的一大发展趋势。例如,“社会资本”理论的提出与建构,本身就是社会学与经济学理论相互结合的产物。纵观近年来在国际移民学领域产生较大影响的一系列理论或概念,几乎难以单纯地归属于某一学科,例如,最先提出“弹性公民论”或译“灵活公民论"(Flexible citizenship)的王爱华是美国伯克利大学的人类学教授,但是,这一被认为是“后现代”的概念显然远远超出传统人类学范畴,涉及政治学、法学、社会学、经济学、伦理学等诸多领域,因而引起了多方关注与热烈讨论。其他如跨国主义、世界主义、跨国群体、跨国空间等基于国际移民研究而提出、建构的种种概念,也引起不同学科学者的共同兴趣。

总之,国际移民现象与形响均十分复杂,国际移民学所需要的知识也十分多样,需要多学科的共同研究为基础。因此,国际移民学学科建构,需要来自不同学科学者相互之间的理解与协调,需要团队合作,需要我们在世界性的学术大视野下,既坚持中国学者的本位立场,又展示虚怀若谷的开放性,开创新的研究领域,推动学术理念创新。 

 

以上内容节选自2005年 第3期《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国际移民学研究:范畴、框架及意义;作者:李明欢。

提醒一下想办澳大利亚雇主担保移民的朋友:到了今年11月,187偏远地区雇主担保移民将永远退出历史舞台,通过187一步到位拿绿卡只剩最后4个月!


A

BOUT YESEE

    宜策

宜策(YESEE)专业团队始建于2004年,15年以来为增进中外的友好往来做出了重要贡献,成为国际间最专业的交流服务机构之一。在移民咨询、商业投资、教育文化、房产置业等领域享有知名度和影响力。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

垂询专线(9:00-18:00):021-33686325  

咨询专线:021-33686325

宜策 · 澳洲

上海公司  

电话:400-060-2133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零陵路899号飞洲国际大厦1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