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医生起诉政府种族歧视,只因在中国接收行医培训,以失败告终

导语:堪培拉医院(Canberra Hospital)曾拒绝一名出生在中国、训练有素的医生的实习申请,理由是他接受行医培训的地点在中国


这名医生早前起诉

首都领地政府的政策存在就业歧视获胜,

索赔成功


但昨日首都领地政府赢得上诉,

法庭早前的裁决结果被推翻


据悉,王庆林(Qinglin Wang,音译)在申请住院医生职位遭拒后,

一度陷入“焦虑、困窘、受羞辱”的情绪中,

鉴于此,

他早前获得了4万澳元的歧视赔款

王庆林曾是天津医科大学(Tianjin Medical University)神经科主任,于2001年移民澳洲,2006年加入澳籍。

到2013年,王庆林除了还未在澳洲医院实习一年之外,已满足在澳从医的其他所有条件。

然而,首都领地政府出台的一项雇佣政策令国际毕业生成为实习单位最后考虑的人选,严重阻碍了他的成功之路。


王庆林拥有神经学硕士学位及逾15年的执业经验实习被拒后,他只能到养老院担任护工。

随后,他起诉相关政策等同种族歧视

因为它不利对外国大学的毕业生。

首都领地民事行政仲裁庭(ACT Civil and Administrative Tribunal,简称ACAT)2016年裁决中对其观点予以支持。


然而,

不服裁决的首都领地政府提出上诉。

仲裁庭昨日推翻了此前的裁定

上诉期间,首都领地政府的代表律师辩称,

相关政策并非以种族或国籍来区分申请人

而是基于其求学地

这并不在反歧视法律保护范围之内。

而王医生的律师则称,

出生在澳洲、新西兰以外地区的人,一般是在外国获得学历,这令他们处于不利地位,等同于遭遇歧视

ACAT庭长尼特(Graeme Neate)在裁决书中写道:

“王医生提出,来自中国的人士通常(但非绝对)都是在海外大学获得医学学位。因此,首都领地在决定实习资格排位时使用优先考虑名单,有可能促成了直接歧视的后果。


首都领地政府则在上诉中辩称,

他们列为最优先考虑人选的是承诺在堪培拉工作的澳洲国立大学毕业生,他们之中有48%的人出生在海外。

考虑到这些数据,仲裁庭裁定“并无证据表明该政策的实施,对原中国籍人士或原籍非澳籍人士造成了不利影响”,首都领地政府没有直接或间接地以王医生的原国籍为由,对其进行歧视

对此,你怎么看呢?


ugg100-ade

雪地靴,春夏鞋款,保健,红酒,快加客服咨询把

长按扫码可关注

END

海外生活如此辛苦

让我伴你左右

星星点点


记录澳洲热点


快速关注


澳洲最全热点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