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可能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这周日,数千女性将涌入悉尼,只因为这件事!

本周日,

数千女性及其支持者将行走在悉尼的大街上,

参加“Our Bodies Our Choice(我们的身体,我们的选择)”

活动,

捍卫她们的堕胎权益。

这次游行始于一位17岁的高中生Bella Ziade。

 Bella Ziade

她在Facebook上发起这项活动,并分享给她的朋友们。

没想到得到很多人的响应。

目前,10,000多人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支持这项游行,包括绿党参议员Mehreen Faruqi。

(Mehreen Faruqi) 

她告诉SBS新闻,她会“问心无愧地支持堕胎”。

“从最基本的层面来说,这是一个基本的人权问题,我们可以对自己的身体和健康做出决定。”参议员Faruqi说。

“能够看到成千上万的人聚集起来确保我们发出响亮而明确的信息,这真的很重要,也很令人兴奋。”

担心澳洲效仿美国

Bella之所以组织这次游行,是因为5月份美国几个州通过了反堕胎法案。

阿拉巴马州通过了一项几乎全面禁止堕胎的法案,规定除危及孕妇生命安全外的所有情况下都不得实施堕胎,帮助或试图帮助堕胎的医生将面临重罪指控。


这也是美国最严格的一项反堕胎法案。

(阿拉巴马州州长签署堕胎法案)

密苏里州也通过了反堕胎法案,禁止怀孕8周以上的女性进行堕胎

密苏里州是今年以来美国第八个通过反堕胎法案的州。

(密苏里州州长签署法案)

路易斯安那州众议院以79票对23票通过了路易斯安那州限制堕,禁止孕妇在胎儿心跳能检测后堕胎

这些法案的签署不仅在美国,而且在其他国家都引起很大反响。

在这种形势下,

Bella担心澳洲会效仿美国,采取严厉的堕胎法案,因此决定采取行动。

“这只是关于发声和被倾听-表达‘我有权决定我希望自己的身体去承受什么’。”

Bella将这次游行的主题定为女性有选择堕胎的自由

“这可能发生在我身上,我的朋友身上,或任何人身上。”她告诉SBS新闻。

澳洲如何定义合法堕胎?

在澳洲的各州和领地,女性都有合法的堕胎途径。

悉尼大学的Sascha Callaghan博士说:“目前,如果澳洲女性想堕胎的话,他们通常能够提早终止妊娠。”

南澳,必须得到两名医生的批准,女性才可以在怀孕28周内进行堕胎。如果未经许可,女性“非法”堕胎可能会被视为犯罪。

昆州,去年堕胎合法化了。在怀孕22周内,只要得到两位医生的批准,女性就可以堕胎。

首领地“犯罪法”没有专门提及堕胎。该领地是澳洲最容易获得堕胎手术的一个区域。但是,只有注册医生在获得批准的医疗机构里才可以进行堕胎手术。

维州,在怀孕24周内,女性可以堕胎。大于24周,必须有两名医生同时同意才能堕胎。

西澳,在怀孕20周内,女性就可以堕胎。

塔州,在怀孕16周内,女性就可以堕胎。之后,需要两名医生的批准才可以堕胎。

北领地,在怀孕14周内,只要得到一位医生的批准,女性就可以合法堕胎。如果得到两名医生的批准,合法堕胎周期更长

新州只有当医生认为女性的身心健康会有风险,女性才可以合法堕胎

除了身心健康,经济、社会和医疗因素都会纳入考量。否则,根据新州犯罪法,实施堕胎的女性和医生都是犯罪。

“在这个国家将堕胎作为一种刑事犯罪是非常过时的。”从事卫生法和道德规范领域的Callaghan博士说。

“但在新州,政客们非常不愿意展开这场辩论,因为……这可能会在社区中制造很多不和谐。”

“今时今日怎么能把这个安全医疗程序定性为犯罪?”Faruqi问道。刑事定罪让堕胎变成“耻辱和污名”。

“应该有一个明确的合法权利让人们可以对自己的身体做出选择。”

参议员Faruqi特别强调了偏远地区的女性和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女性特别容易受到伤害

“获得堕胎几乎是地理、种族和阶级的抽签。”

“农村和偏远地区的女性很难堕胎……不仅费用高昂而且困难重重。”

“对于移民、难民和土著女性来说,这更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澳洲没有关于堕胎数量的全国数据,但是根据Children By Choice统计的数据,每年堕胎数量预计高达80,000个

Callaghan博士表示,社区对堕胎的态度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了变化。

“流行一点的观点一直是堕胎在某种程度上是不道德的,这种观点一直在改变……可能不再像以前那样了。”

“但仍然存在某些公众对堕胎,特别是后期堕胎感到不安的情况。”

今年3月,近2000人在悉尼参加“pro-life”(支持生命)的活动,纪念教皇约翰·保罗二世(John Paul II)建立的国际未出生儿童日。

当时的组织者表示,这次游行是20年来规模最大的。

在这次游行的主题演讲中,律师Anna Walsh反对新州改变堕胎法案。

“按理说,堕胎合法化赋予女性权益,尊重她的选择尊严。但是,女性所面临的选择是确定另一个人的生命,而这个人的生命实际上依赖于她。”

但是Belle坚持认为,女孩或者女人应该更容易地实施堕胎。

“不应该由我来说服医生去允许我堕胎。”她说。

“如果没有(这个选择),它就完全抹杀了这项人权。”

END

文 / 素材来源:SBS

声明:本文不代表小伙伴在澳洲的观点,仅供大家参考。

推荐阅读

重磅!U.S.News公布了2019年全球最佳大学排名!澳洲7所大学入围Top 100

不是澳洲公民,如何让你的孩子获得澳籍?这些条件需要满足

限制来澳留学生?来看看澳洲八大怎么说!

【重磅】2019年QS世界大学排名,清华第17,澳洲无缘前20!

【报告】2019年全球最幸福国家报告!芬兰人最幸福,澳洲惨跌出前10

澳洲PR和国籍的区别,你知道多少?

太可怕了!澳洲有17,000名恋童癖者,潜伏在你周围,警察也无能为力!

澳洲最富和最穷的人竟然住这样近,收入相差10倍不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