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很抱歉!” 清真寺澳籍枪手家人发声致歉! “父亲的死让他孤僻”……


新西兰基督城清真寺澳籍枪手、Brenton Tarrant的家人向所有新西兰人民道歉,“我们对此事感到十分抱歉。”


Brenton的外婆Marie Fitzgerald(图片来源:《每日电讯报》)


Brenton的外婆Marie Fitzgerald表示,当她发现这起残忍的恐袭事件是她的孙子一手造成时,她感到十分震惊。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但媒体报道说他已经策划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很明显,他可能没那么聪明。”


“很难想象,我们家里的人会做出这种事情。他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玩电脑游戏上,他还说结婚太难了。”


“但自从他出去游历各国后,他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一年前,因为妹妹的生日,他回到了Grafton,当时家里没有人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还是那么的自我,我们一起聊天,一起吃饭,一起过生日。”


Brenton 2016年在土耳其的照片(图片来源:《每日电讯报》)


Brenton的叔叔Terry Fitzgerald表示,当他的脸出现在电视屏幕上时,他简直难以置信。


“我们只能对死者及伤者的家属表示由衷的歉意……出事后,我只想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Brenton的奶奶,Joyce Tarrant表示,他的孙子在父亲逝世后就完全变了一个人。


“我说想带他去检查一下,但他从来不肯。”


她还表示,虽然Brenton有点孤僻,但他每次回家的时候都会来看望她。


Brenton小时候的照片(图片来源:《每日电讯报》)


Brenton的校友们以及朋友们都说,他以前是个胖胖的、脸上长有雀斑的男孩。当他们回忆过去时,他们感到十分痛心。


Brenton的一名好友向《每日电讯报》透露,这个家庭在当地十分有名,但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Brenton会变得如此极端。


据悉,Brenton的母亲Sharon Tarrant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三个月前,当时她去新西兰过圣诞节,他们曾在南岛多次共进晚餐。


(图片来源:《每日电讯报》)


South Grafton的居民Amy Schultz和Brenton是Grafton Public School及Grafton High School的校友,这个曾经和她在操场上聊过天的男孩居然会变成这样,她感到难以置信。


“他有点自大,但并不讨人厌。他有点胖,这大概就是他去健身的原因。”


Schultz也认为,Brenton父亲的逝世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他父亲逝世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之前,他们父子二人总是很亲近。”



审核:Peter Yu/统筹:Jimmy/编辑:Adam

素材来源DailyMail, SydneyToday


 

独特视角看新闻  长按关注澳洲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