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学新闻的,技术移民了澳大利亚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彦之有理”

//前言//

公号上澳游记写了两篇,朋友圈也发了不少在澳洲生活的图,终于成功引起了注意不少朋友发私信来问:

“你们是不是移了?”

“是的。”

“没看出来你们这么有钱啊?”

“不,我们是技术移民。”

“别逗我了,认识这么久,你能有什么技术?”

“呃,其实就是我的老本行——新闻。”

“What?学新闻都能移民?”


1. 技术移民


是的,我,学新闻的,技术移民澳洲成功了。这完全颠覆了很多朋友的认知。不是软件开发、不是工程师、不是建筑师这些理工科的,更没有蓝翔技校的挖掘机培训证。这是新闻人的高光时刻。划重点!其实,澳洲的技术移民职业清单,不管是中长期还是短期列表里都有一些是管理类的,或者文科类的,其中包括摄影师、记者、编辑、艺术总监这些职业。




现在这个时代,好像说起移民来是不需要理由的。但还是有很多人会问我为什么移民,而且我相信,会问出这个问题的是真正关心我的人。他们会担心我是否放弃太多、是否考虑不周全、是否留有退路,是否只是羡慕“生活在别处”。如果你动了移民的心思,这些都是有必要设问的,毕竟它会改变一个家庭的生活轨迹。


很多人都认为移民是为了孩子,但我不是。论基础教育的扎实程度,没有哪个国家能比上中国,而且澳洲又非精英教育的国家,除了能说一口流利的外语,估计其他科水平会非常令人堪忧。PS:我们快走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对柯南说:你不用在中国上学受罪了。4岁的孩子一脸懵地问我:为什么上学就是受罪?我回答不了。但我知道,如果我留在国内,当我看到大部分家长都会亲力亲为地辅道作业到十一二点,报一大堆课外班的时候,我一定不会免俗,因为没有底气,因为目前社会的选拔制度就是单一的。但我既心疼我自己,也心疼钱。


其实我说不上是哪个瞬间坚定了移民的念头。可能是某一年雾霾严重到自以为有抗体的我,咳嗽了整整一个月吧;可能是每天晚上哄完孩子睡着,终于可以躺在床上刷剧看综艺的时候,突然觉得这就是我下半辈子的模样了吧;也许是刚一冒出跳槽的念头,就被人说快奔四了,还蹦跶什么,心里的那种不甘吧;也许是有心学点什么,但却被人劝说赶紧生二胎,产生的逆反心理吧;也许是为了孩子将来的教育,我们把大房子换成了60多平的学区房,那种生活质量反差吧。当单一价值观变成了主流价值观,大部分人都会被裹挟和绑架。


当然,我也承认自己受到了周围环境的影响,我最好的朋友们一个一个去往异国他乡,或者正在办理去往异国他乡的通行证。随大流纵然也是一种“被绑架”,但和我志趣相投的人都选择了同样的路,总能说明一些问题。我移民的理由很简单,我不想在40岁时,就被打上“你社会属性终结了”的标签,我觉得自己的人生还有很多可能性,这种可能性与成功、有钱并不划等号。我的老公有同样的想法,他人大研究生毕业,学的法律,后来一直在媒体工作,有份还算高薪的工作,但他的灵魂里住的却是一位厨师和修车师傅。


最后说到父母的问题,我是独生女,父母是我最亲的人,无论我如何选择自己未来的生活,他们都必须是其中的一部分。我的想法是,趁父母身体还可以,赶紧蹲完移民监拿到身份,他们可以选择一年中几个月的时间在国外生活,即便他们回国,拿到身份后,我也可以随时回去照看。


想明白之后便开始确定移民国。首选是加拿大,但对比了条件,又咨询了几家中介,难度太大,有一家建议我们可以移到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名字好听,一查简直是和苏武牧羊的地方差不多的苦寒之地。后来我们又了解了欧洲的移民项目,爱尔兰、西班牙也不合适,投资移民的成本太高。最终,我们找到了一家朋友推荐的中介公司,目标——澳洲。


但中介也提出了个问题,是可以技术移民,但只能是偏远地区技术移民。多偏远呢?反正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这些地方不能去(当然,蹲完移民监就不受这个限制了)。最终,我们选择了塔斯马尼亚,一个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的地方。选择这个地方有两个原因:一是我当旅行编辑时,曾到这里采访过,对当地的风土人情印象深刻;二是我的一位好朋友8年前已经到这里生活了,不得不说太有远见。


2. 塔斯马尼亚长什么样


塔斯马尼亚长什么样儿呢?



对不起,图放错了,下面才是现在的塔斯马尼亚。



我是主申请人,大学学的国际新闻专业,2005年毕业后一直在纸媒工作,从记者做到执行主编。2012年跳槽到了一家旅游媒体,也是从记者一路做到内容总监。我需要提供各种材料给中介做职业评估,本来以为还要回趟厦门才能打印成绩单,结果直接被档案室老师嘲了:“什么年代了,你直接上官网,右上角有’出国点这里’!”看来,出国的人真的很多。


我打印了成绩单、认证学历,并找人写了推荐信,申请了职业评估。之后便是考英语,很多人都觉得这是过不了的难关。其实去澳洲不一定非考雅思,还有一个考试叫PTE(Pearson Test of English Academic培生学术英语考试),是人对着电脑答题的。如果你的口语、写作能力强,可以考雅思(要求成绩4个6),如果阅读、听力好,可以考PTE(要求成绩4个50),如果什么都不好,那就别不舍得花钱,报个PTE辅导班(PTE比雅思更容易速成),很多人头次考试一二十分,上完课就全过了。


当时,我和老公已经10多年没参加过英语考试了,备考的时候每天白天正常工作,晚上回家先带娃,等哄孩子睡了,两人再相对而坐,做题、练口语、听力,一直学到十一二点多,仿佛回到了大学备考四六级的时光。在考PTE的过程中,我们先是经历了培生更换题库,之前买的真题白费了,又遇上了中国大陆无法登录网站查询成绩,等了10多天一直是On hold。


拿到英语成绩后,我们提交了申请,并在2018年1月正式收到了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的邀请邮件。随后又提交签证申请,终于在2018年8月等到了签证信。办理签证申请时,也遇到了点波折,因为需要一家三口的出生证明。以前新闻里经常看到要证明诸如“我爸是我爸”之类的奇葩证明,没想到办出生公证时我也遇上了。先是拿着户口簿到派出所开,民警答复说,不能开证明,因为户口簿只能证明父女母女关系,但并不能说明我是他们亲生的。我出生的年代并没有严格的出生证明,只得回医院开,证明我某年某月某日在该院出生。但当我带着户口簿和医院证明去公证处时,公证处的人却说,这个出生公证办不了,因为不能证明是亲生的。没办法,只能又回到医院请医生在出生医学证明上写上我父母的名字。但对方说,只能证明妈妈是亲妈,但不能证明爸爸是亲爸。走到这一步已经进了死胡同,那时我们已经拿到了塔州担保,必须在60天内提交签证申请,这期间每耽误一天就有可能拖黄了整件事。最终,还是托熟人终于开出了证明。


所有流程走完大约用时1年,全部花费不到20万(现在价格有波动)。


现在我们已经来塔州一个月了,很多朋友都通过微信、电话咨询了我移民的流程,有一次甚至开了视频直播。其实过程不复杂,只是在确定移民前,我更建议少想点国外的碧草蓝天,多想想可能遇到的问题:一般国外的城市,繁华热闹程度都比不上我的大北京,你耐得住寂寞吗?长久生活在非母语环境中,你会陷入表达焦虑吗?放弃原有的职业,你会失去“劳动力”吗?从零开始,你能放下身段吗?等等等等,如果这些你都能忍受,并且攒够了至少100万的试错成本,那可以考虑移民了。如果你的身体和心理都已经在舒适圈了,那没必要民。



最后,

我们期待芳华遍地,但有可能是一片荆棘,既然已经选择,那就随遇而安吧。记得我提辞职的时候,我的一位领导背着手看着世界地图,说了句:地图上都找不到塔斯马尼亚,听说挺穷的。


再穷的地方也有高贵的活法儿。领导,您下次来,我请您吃最好的生蚝,绝对安全的那种。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彦之有理”



【澳洲微报】

开始卖票啦!

2019林宥嘉演唱会

墨尔本站

还有少量余票

赶快扫码抢购吧!




移民

要闻


☆重大变革!澳洲投资移民申请模式发生彻底改变!不成功再也无须额外花钱啦!


☆为什么要到澳洲留学?这十大理由告诉你


☆突发!父母移民再传噩耗,担保金暴涨50%,难度全面升高!


☆无英语要求,也不用找工作,澳洲PR可飞速下签!配偶移民原来还有这种操作?


更多好文


点击图片即可查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