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恐袭死伤近100人!恐袭的澳洲杀手出庭面带微笑,比”OK“手势!

导语:本周五,新西兰基督城(Christchurch)两座清真发生枪击事件,造成49人死亡,另有42人受伤。

今日,直播杀人过程的杀手

已经出庭接受审判!

还面带微笑,

摆出白人至上的手势!!!

据报道,本周五,新西兰基督城(Christchurch)两座清真发生枪击事件,造成49人死亡,另有42人受伤。

惨案发生后,立刻引起全世界的关注。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更是称这次袭击事件为

“新西兰最黑暗的日子之一”。

3男1女在案发后被捕,其中28岁的澳籍男子塔兰特(Brenton Tarrant)被指控谋杀,周六在基督城地方法院(Christchurch District Court)过堂。

据悉,当地时间上午11点10分,塔兰特被狱警带至法庭上,他身穿米白色监狱罩衫,双手被拷在系于罩衫上的皮带上。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

塔兰特还面带微笑,

摆出白人至上的手势!

法庭内戒备森严,并挤满了来自各地的媒体。并且,按照法院要求,在相关视频和照片中,塔兰特的脸部需被打上马赛克。

庭审中,塔兰特不时将脸转向媒体区。


庭审刚开始时,他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之后则变得

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期间,塔兰特还曾做出一个支持极右的白人至上主义的“OK”手势

据悉,此次过堂时间非常短暂,仅持续了3分钟。

塔兰特目前被指控一项谋杀罪名,法庭文件显示最高可被判处终身监禁,但预计他未来还将面临其它罪名指控。

他没有申请保释,下一次开庭的时间定为4月5日。

9号台记者怀恩-威廉姆斯(Ruth Wynn-Williams)表示,

庭审期间,塔兰特“出奇的冷静”。

“他看起来像一个冷静沉重的人,几乎无动于衷,庭审时一直到处看。”

据悉,庭审期间,公众被禁止入内。法官克拉(P. Kellar)表示,此举是出于公众安全考虑。

但有不少愤怒的民众聚集在法院外,其中一名男子甚至尝试强闯入内,并表示要“手刃”被告人,但被警方人员控制住。

据悉,塔兰特他在73页的袭击宣言中,称自己是一名

普通的白人”,

出生在澳洲一个低收入家庭


他还坦言道自己对上大学不感兴趣,于是辍学回家。而他的父亲Rodney是一名竞技运动员,2010年因癌症去世,享年49岁。

当时,塔兰特才20岁出头,不久之后,他就离开了澳洲,去了其它国家。

塔兰特的父亲Rodney

塔兰特来自新州偏远城市格拉夫顿(Grafton),曾经是一名私人教练。过去3年居住在新西兰南岛(South Island)。

他还只是个不起眼的普通人。

一名认识他的女子表示:”从日常生活中来看,根本看不出他是个极端分子。”

“但我知道,他在离开Grafton后,就一直在各国游历。“

”我想,是他在旅行过程中经历了很多不同的事情,从而改变了他。“

而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健身房经理也透露:

塔兰特有严格的饮食、锻炼标准,他辍学后就在健身房工作。”

据悉,塔兰特的母亲及妹妹可能还住在新州的Grafton。

塔兰特在Grafton的家

在塔兰特游历欧洲各国后,他认为现有白人的年纪越来越大,数量越来越少。

因此,白人的势力就会越来越弱。而大量的移民涌入,而他们正在疯狂繁育子孙后代。

于是,他萌生了一种想要对付那些已经生活在“白人的家园”里的“入侵者”,以及那些有想法试图闯入白人的家园”的“入侵者”的想法。

并且,付诸行动!制造了一起轰动世界的恐袭!!!

这份“自述书”里还提到,塔兰特认为,

历史上,那些外国入侵者在欧洲国家造成了成百上千万的死伤,他要为他们报仇。

而那些发生在欧洲国家的恐怖袭击也造成了数千人死亡,他要为他们报仇,

他认为:“澳洲,和其他欧洲国家前殖民地一样,都住着欧洲人的后裔

“我们都是欧洲的一部分。我们说的语言来自欧洲,我们的文化来自欧洲,我们的信仰来自欧洲,我们的样貌和欧洲人一样,更重要的是,我们都流着欧洲人的血。“

而“自述书”中提到的,最直接的动机,是为一名在恐怖袭击中丧生的11岁女孩复仇。

这位名叫Ebba Åkerlund11岁的瑞典女孩,在2017年斯德哥尔摩暴力恐袭事件中不幸死亡。

这份“自述书”中还写道:“当游历到法国时,即使到一些很偏远的地方,这里也有‘侵略者’的身影”。

关于为什么选择新西兰,这份“自述书”里这样写道:

“一开始并不想在新西兰发动袭击,但我来到新西兰并安顿了下来,随后我便在此进行策划和训练。没过多久我便意识到,这里也很适合发动袭击。”

而且,他认为新西兰是可攻击的,因为大家都觉得新西兰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所以他选择了这个“最安全的国家”下手,这样才能引起尽可能多的人的关注。

据报道,塔兰特大约提前了两年的时间来策划此次袭击,但在三个月前,才敲定了最终的地点。

据环球网报道,CNN将网上流传的这份“自述书”定义为,

“反移民”、

“反穆斯林”。

他的个人社交账号还充满了大量的“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内容,以及枪支武器的照片。

这些枪支上刻满了那些曾经发动过大规模恐怖袭击的人的名字,以及发生恐袭的城市。

“自述书”里还写道:“我并不讨厌生活在自己国家的外国人,在过去的这些年里,我希望不同民族和国家的人能够友好相处。”

“但是,如果那些人试图闯入我们的家园,取代我们的人民,与我们开战,那我绝对毫无保留地予以还击。”

另一名来自基督城的男子、18岁的伯勒(Daniel John Burrough)被指控以肤色、种族、民族或国籍为由,故意挑起针对新西兰任何群体的敌意或恶意、发表手写攻击材料等罪名,但他没有出现在法庭上。


小编提醒大家~您还没关注那,记得关注下哦


快速关注,澳洲最全热点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