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墨大学子阿桑奇遭总统出卖,在伦敦被捕,黑客英雄末路




解秘者被捕


· 精选推荐 ·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墨尔本微生活

ID: melvlife

天,伦敦发生了一件大事:阿桑奇在厄瓜多尔大使馆内被英国警方逮捕。


英国警方表示,他们收到了厄瓜多尔政府的批准,允许警方进入驻伦敦大使馆逮捕阿桑奇。


(被捕时比出胜利手势)



阿桑奇被警方强行拖出厄瓜多尔驻伦敦大使馆,当时他拼命反抗,向围观者呼救“这是违法的”,并大喊着“英国必须抵抗”等话语。当时,他的手中拿着美国作者戈尔·维达尔的《国家安全的历史》。


其后他被带进了伦敦一处警察局,之后会被带进当地法庭。


据悉,阿桑奇由于其看起来状况不太好,他才47岁,但看起来满头白发,连胡子都白了,体型也胖了,可能会先接受一个健康评估。目前还不清楚他是否会立马接受法庭质询。


厄瓜多尔总统莫雷诺4月11日表示,厄瓜多尔政府取消对阿桑奇的庇护。


在过去的六年中,使馆对阿桑奇礼遇有加,但阿桑奇多次威胁厄瓜多尔政府,在使馆期间秘密安装电子设备,屏蔽监控摄像头,与使馆工作人员发生冲突。



莫雷诺表示,阿桑奇的做法不仅违反了国际法,还严重干涉了厄瓜多尔内政。因此允许伦敦警方,进入使馆界逮捕阿桑奇。


不过莫雷诺也表示,他们已经请求英国方面不要把阿桑奇引渡到可能受到折磨或者有死刑的国家。


在厄瓜多尔大使馆蜗居的近7年的时间里,阿桑奇能够活动的空间只有18平米,陪伴他的是一只狸花猫。

不用担心阿桑奇的猫,大使馆表示它已经在去年9月被阿桑奇的朋友带走。“我们又不是宠物店”。

阿桑奇作为一名澳洲公民,澳方表现出了“大义灭亲”的态度。

总理Scott Morrison表示,美国将阿桑奇从英国引渡的计划与澳大利亚无关。



他表示,阿桑奇要为美国史上最大的信息泄露负责——他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当问到,澳政府是否会出面干涉美国的引渡时,莫里森表示:“当澳洲人出国并发现自己处于法律困境时,他们应该自己面对该国的司法系统。 



莫里森周五表示:“无论他们犯什么罪,都应该自己负责。”这引起了澳洲网友的强烈不满,人们发起了“带他回家”的倡议口号!


目前,联合国多个办公室都公开表示了对逮捕阿桑奇的担忧。他们表示,这让阿桑奇“距离引渡又近了一步,从而使他暴露在人权遭受侵犯的严重风险之下”。


阿桑奇的律师詹尼弗·罗宾逊表示,阿桑奇被捕不仅仅是因为“违反了庇护条款”,还同美国的引渡要求有关。她表示阿桑奇会尽力反抗引渡至美国,她也会为阿桑奇寻求医疗救助。


而为什么阿桑奇被捕会引起如此的轩然大波?这还要从几年前说起。


“维基解密与美国大选”


2016年11月9日凌晨,毫无政治经验的唐纳德·特朗普击败了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成为了美国第45任总统。

 

 

美国精英阶级一片哗然,但是并不是很难理解。

10月28日,FBI宣布重启对希拉里“邮件门”的调查,使得希拉里再次陷入舆论漩涡,失信于民众,最终失掉民主党票仓而败北。

而整个“邮件门”,正是阿桑奇建立的维基解密的杰作。

 

2015年3月,希拉里承认使用私人邮箱处理约6万封邮件,尽管竞争对手借此对其抨击,但在她上交了未删除的3万余封邮件之后,司法部门决定并不会因此而起诉希拉里。民间也普遍将其当做是希拉里的无心之失,并没有影响其在民众心中女强人的印象。

 


2016年7月22日,就在司法部门宣布放弃起诉希拉里之后两周,邮件门再度升级。维基解密公开了近2万封秘密邮件,揭露了希拉里为了达到政治目的,勾结高层内定党内候选人,并参与洗钱和操控媒体的丑闻。


 

 

这件事无疑是一枚重磅炸弹,但整件事并没有就此完结。2016年8月22日,在希拉里未上交的1.5万封邮件中有44封再次被曝光,在这些邮件中,希拉里不仅公权私用,买官卖官,还通过助手操控政治捐款。


 

至此,希拉里“政治骗子”的形象基本坐实,民众形象一落千丈,以至于10月底FBI宣布重启调查时,原本便领先不多的民调几乎开始掉头。最后,美国没能迎来第一位女总统,尽管希拉里的做法在美国的政治圈子很常见。

 


希拉里落选之后是什么感受,小微不得而知。

但是,维基解密的创始人,阿桑奇,在被捕之前,已经快7年没有踏上外界的土地了。

 

但即便被关着,他也一直没忘记——


“我只是个记者”


阿桑奇,全名朱利安·保罗·阿桑奇(Julian Paul Assange),1971年3月出生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北部小镇Townsville。母亲是一名视觉艺术家,生父是一名建筑工人,也是一名反战人士。

 

(童年阿桑奇)

 

阿桑奇的童年绝对称得上是颠沛流离。母亲在他出生之前就与其生父离婚,并在阿桑奇1岁时与演员理查德·阿桑奇结婚,阿桑奇的名字也正是来源于此。


 

在阿桑奇8岁的时候,父母再次离婚,母亲带着他改嫁他人,并不出意料的在3年后离婚。自此,开始带着阿桑奇和他同母异父的弟弟开始了流浪之旅。

 


在最终定居在墨尔本之前,有30多个城镇留下了阿桑奇一家的足迹,高中毕业之前,阿桑奇更是换过近40家学校。

 

(阿桑奇一家大致的迁徙路线)

 

悲惨的童年使得阿桑奇对这个社会有着太多不满。

1987年,16岁的阿桑奇开始通过技术来实施自己的报复。

化名为Mendax的他和朋友“Trax”,“Prime Suspect”一起,开始入侵美国国防部,美国海军,NASA,斯坦福大学实验室等等一系列他觉得会有秘密的地方。

 


他主张信息透明,他不会破坏自己入侵的电脑,但他认为这些获得的秘密信息应该被共享。

 

 

他说,“比起黑客,我更喜欢称自己为‘记者’”。

 


1991年,20岁的阿桑奇因入侵加拿大通讯公司北电网络位于墨尔本的主服务器,被澳大利亚警方追踪到地址。五年之后,阿桑奇承认了自己的部分罪名,赔钱了事。

 

 (当年被传唤时的阿桑奇)


自此之后,阿桑奇更加小心谨慎。为了不想再次被人追踪,他进入中央昆士兰大学(1994年)和墨尔本大学(2003~2006年)学习编程和数学,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尽管,他都没能拿到毕业证。

 


1999年,28岁的阿桑奇和女友离婚,为了争夺儿子的抚养权,一夜白头。这个年轻人,似乎在一夜之间长大。

 

 

2006年10月,维基解密正式在冰岛成立,这个没有办公地址,没有实名雇员,信息来源全部依赖黑客“投稿”的非盈利网站,在接下来的10年里把整个世界的政治格局搅成了一潭浑水。

 


“揭秘还是阴谋,风流还是陷害”


曝光肯尼亚高层腐败证据

 

曝光美国《关塔那摩监狱管理指导手册》

 

曝光秘鲁石油丑闻

 

曝光“肯尼亚警察滥杀事件”

 

曝光冰岛最大银行Kaupthing Bank内部文件

 

曝光美军空袭平民视频

 

曝光“阿富汗战争日记”

 

曝光多达40多万页的伊拉克战争记录

 

曝光大量美国外交电报

 

曝光Stratfor(智库)机密文件

 

曝光索尼和苹果的多个合作协议

 

曝光美国监听其他国家领导人证据

 

曝光民主党高层邮件往来记录

……

……

……

没有列出的还有很多很多,中国,欧盟,北约,几乎每个政治集团都没能逃过他们的曝光。

已经没有人知道,阿桑奇手里有多少各国政府的机密,似乎在他的眼里,只有真正的完全透明化,才会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加良性。

 


然而,这种曝光毫无标准可言,哪些内容值得被曝光,似乎完全取决于这个小团体自己的道德标准。这种“单纯”会不会被敌对势力利用或操纵,我们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

 


但可以肯定的是,阿桑奇,已经成为了美国政府的眼中钉,肉中刺,欲拔之而后快。

 

 

2010年八月,阿桑奇抵达瑞典,借宿在网上认识的朋友家,准备在几日后举行的研讨会上演讲。

然而,会议结束后不久,阿桑奇就因为与两位女性发生“自愿”的性关系而被瑞典警方以强奸和性骚扰的罪名起诉。

 

 

8月14日,他借宿的房东和他在“自愿”的前提下发生了性关系,17日,另一名女性同样自愿与阿桑奇发生关系,但20日两人就一起将阿桑奇以强奸及性骚扰为名告上法庭,这其中的猫腻应该是显而易见的。

 


尽管期间由于原告撤诉,阿桑奇成功离开瑞典,到达英国,但就在10天之后,一名神秘的瑞典检察官突然又称需要重新调查此案。2010年年底,阿桑奇登上了国际通缉令。

 

 

2年后,英国政府最后还是同意了瑞典政府的引渡条款,然而,由于瑞典政府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已经与美国签订了引渡条约,这意味着,如果阿桑奇一旦被逮捕,就会被送回美国,并可能会因之前一系列泄密事件遭到终身监禁甚至秘密处死。

 

 

2012年6月19日,厄瓜多尔外交部宣布,阿桑奇已经申请该国政治庇护,受到厄瓜多尔的法律保护,也正是从那天起,一直在到处流浪的阿桑奇,再也没有踏出使馆一步,人们见到他的画风只能是这样。

 


接受采访也只能站在房间的阳台。



 

英国警方为了逮捕他,对他进行了360°,无死角的监控措施。只要他踏出使馆界一步,就会遭到逮捕。




而身为一名澳洲人,他的家乡人民也一直没有放弃对他的支持。悉尼和墨尔本都曾爆发示威游行,呼吁释放阿桑奇。

 

(2010年12月14日,墨尔本州立图书馆前)

 

但是和民众的积极支持相反,澳洲政府似乎一直并没有表明态度。

 

(2012年8月17日,墨尔本英国领事馆前)

 

媒体们也似乎不敢站队,所有的报道都是小心翼翼。


(2010年12月10日悉尼市政厅门前)

 

2013年他的故事被改编成了电影,卷福饰演的阿桑奇也被更多人认识。



此时,阿桑奇在使馆里

已经蜗居了很久


“他和他的新朋友”


 蜗居的日子对阿桑奇来说,就是身体上的“与世隔绝”。

在这间20平米的使馆房间里,他几乎没有晒过太阳,也没有大口呼吸过新鲜空气。

尽管室内能健身,能洗澡,但却缺乏基本的医疗条件,使馆甚至一度切断了他的上网活动。

 

 

2016年11月14日那天,几乎左右了美国大选的阿桑奇再次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

但是大家似乎都并不关心阿桑奇的罪名是否真的成立,而是全部把镜头对准了一只猫。

 

 

阿桑奇叫它“大使猫”(Embassy Cat),自从2016年5月来到大使馆,已经陪着阿桑奇,在“一盆植物都养不活”的蜗居里,度过了几年的“软禁”生活。

 


估计这也是阿桑奇在“囚禁”生活中,唯一的一点慰藉。

 

 

这些温柔的照片被曝到网上后,人们很难将此时的他和当年那个被美国政府恨之入骨,跺一跺脚,世界政坛都要晃一晃的阿桑奇联系起来。

 


阿桑奇给它过生日,陪它玩耍。



“喵,今天过生日次蛋糕,愚蠢的铲屎官虽然四十五了但是好像还是依旧很帅啊喵”

 

这只小猫,似乎成了阿桑奇心里最柔软的那一面。



阿桑奇差点将2016年的时代周刊年度人物收入囊中。

在网友投票评选中,当时他甚至已经超过了当时风头正盛的特朗普。


大概,这也是民众对于阿桑奇和他一直主张的政治透明化的一种支持和肯定吧。



澳洲也有政客包括人权专家呼吁特赦阿桑奇,并称收到了“积极回应”。



(阿桑奇的澳洲律师 Jen Robinson)


韩森也曾发声明呼吁特赦阿桑奇。请愿网站change.org上也有数万人签名请愿要求赦免他。

 


2013-2019

在使馆里蜗居了6年的阿桑奇

终于出门呼吸了新鲜的空气


他的命运将会如何

希望法庭能够尽快“解密”


扫码加小编


往期精彩回顾,点击图片阅读




好文需要分享,

告诉好友你在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