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毁容」专业排行榜:澳洲读大学几年,越读越丑,是我本人没错了

文 | 有间大学

ID:youjianuniversity

大学,一座公认的最天然的整容所。在澳洲、欧美等的留学生最深有体会…

在各种社交媒体上,总有成功案例会忍不住秀出大一和大四的对比照,感叹自己从又黑又矬变成了白靓帅、从土傻呆跻身至潮流前线。

不过,小编想提醒你,这一法则并非对所有专业都适用。

有的专业学起来确实能让你心灵愉悦并升华,但很有可能对你身体造成一定打击,使你的容颜局部变丑,或者整体颜值暴跌……大学几年越来越丑,可能是因为读了这些专业。

 

症状一

无辜性熬夜,日渐黑眼

代表人群:建筑专业

当大学生被群嘲“报复性熬夜”时,学建筑的同学表示自己真的很无辜。

 

建筑专业是公认的睡眠时间最少的一门专业。

 

The Tab 网站曾做过一项调查,建筑系学生每天平均睡眠时间只有5.28小时,在夜猫子大学生榜中稳居第一。英国也做过类似统计,对4000多名学生进行调查,发现建筑系的同学平均每晚只睡5.98个小时


灵感总在深夜才迸发,画图与无限次改稿使人忘却了时间的流逝。白天一头扎进稿纸,再次抬头已是深夜,凌晨才回到宿舍休息,这样的作息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然而第二天,挂着半永久厚重黑眼圈、巨无霸眼袋,却最早出现在专业教室里的,绝对又是那群人。

 

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研究人员曾发表研究:睡眠不充足的人会变老变丑、有黑眼圈、皱纹多、嘴角下垂、神色悲伤,且会立刻体现在脸上。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多少建筑专业的小鲜肉,在经过此般历练后,只得含泪接受自己从青春俊美吴彦祖到满面愁容苏大强的无情蜕变。


症状二

焦虑搅乱内分泌,一夜回到青春期

代表人群:新闻专业

说到熬夜水平,新闻专业的同学绝对不输建筑学子。

 

托如今互联网这辆信息高速列车的福,从跨进传媒深坑的那天起,新闻ers就再也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心率也再也没有整齐过。

 

-凌晨两点,“某某学校食堂被查出质量问题,咱们校媒要赶紧追这个热点。”

-午饭还没来得及吃,“今早布置的稿子怎么还没出来?!”

-前脚刚到澡堂,“赶紧过来开突发选题会。”

记者:我要变更强更猛,要比台风跑得更快!

 

从紧追热点报选题,到苦练飞毛腿出采访,再到急速赶稿抢独家,风吹雨打已经不算什么了,让新闻学子们的颜值不断堕落的,是永无休止的焦虑感。

 

据360发布的《2018焦虑人群研究分析数据》,传媒行业的焦虑程度在众多行业中排名第一。作为预备军的新闻学子,则比其他专业的同学更容易跌入内分泌失调的深渊——色斑、痘痘、皮肤粗糙问题接踵而至,乍一看,还以为他们回到了青春期。

 

前几天,小新听说郑州有高校将化妆课设为新闻专业的必修课,不知是不是老师实在对同学们备受摧残的脸看不下去了。

 

症状三

怎么都学不完,学到头秃

代表人群(一):医学专业

医学生这一群体,课程读起来堪称史诗巨著。其学习强度会在期末达到峰值,学生不但要消化浩如烟海的理论,还可能要活学活用,对身边学到昏厥的另一名医学生进行紧急营救,使其能爬起来继续学。


其学习广度也始终巅峰在线,比如,即便你仅志在牙医,需要啃的知识点也绝不会因此打折。内外妇儿科、生物、免疫、化学、微生物、病理……必须都在to do list里。正如你医学老师常说的那句:病人会按照课本和重点生病吗?全部书、整本书都是重点。

 

同时,医学生的高压持续时间也比其他专业长久得多。本科五年,硕士两三年,博士两三年,经济还没能力,年龄就已经而立。对了,读完书先别急,还有三年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等着你。

 

多重压力、超长待机,医学生不仅为学业消得人憔悴,比起同龄人,他们的头发也早被岁月加倍地削去了一把又一把。

 

代表人群(二):法学专业

知乎上曾有朋友为法学生撰过一首小诗:

 

“早晚自习全都有,早七晚一像条狗。

不洗脸来不洗头,桃花一个都没有。

学到室友全回家,卷子拿起还抓瞎。

医科狗叹书似砖,法学狗们没空侃。”

 

如果说医学生是理科界的秃头代表,那么在文科生中,能和医学相抗衡的,必须是法学。

 

法理学、法制史、宪法、国际法、国际经济法、刑法、刑事诉讼法、行政法、行政诉讼法、民法、商法……一般人连书名都难记全,法学专业的同学却要整本书都吞下去。

作为一名法学生,何以琛真的很闲。

 

选择了学法的道路,就意味着必须在“刚背完”与“立马忘”之间轮回反复,用牺牲成百上千万脑细胞和毛囊作代价。最终,一名名意志力坚定的法学生锲而不舍、前赴后继,战胜了以上诸本法规——他们变强了,也变秃了。

 

说真的,你看到的法官开庭要带上假发,不是没有原因的。

症状四

过劳肥提前来临

代表人群:计算机专业

没有将众望所归的程序猿学子纳入秃头名单,不是因为他们不秃,而是因为他们不仅面临秃头的风险,发胖现象也更加严重。

 

有机构曾对15000名职场人士进行调查,发现过劳肥排第一的就是IT业。大学校园里,你也不乏会看到在信息院机房的一排排电脑前,无数指尖在键盘上灵动地飞舞,其后却神转折地衔接着不少大腹便便的厚重身躯。

 

坊间给程序猿同学们留下了“肥宅”的名号,很大程度上也把又懒又颓的标签贴到他们身上。事实上,他们写起代码来可以任劳任怨、废寝忘食,但长时间保持全身除了手指以外基本不动的习惯,也为他们埋下了发胖的根源。

 

就连Python界的天才程序员KennethReitz,年纪轻轻身家上亿、走遍各类牛啤技术论坛,仍因肥胖而不自信。当然,人家最后用半年时间成功瘦身,成为码农界的人生赢家。

KennethReitz的胖若两人。


可对于普通码农同学来说,不吃炸鸡不喝快乐水有点不太现实,他们可能会另有举措——再买大一号的格子衬衫来安慰自己。

症状五

四年晒成古天乐

代表人群:土木工程专业

 

虽然程序猿同学被宅拉低了颜值,但好歹大部分人还能白白胖胖的。土木工程专业的朋友就不一样了,大学四年下来,他们的肤色就实现了脱欧入非的飞跃。

 

虽然码农学子、新闻学子都自称搬砖的,但土木学子才是那个货真价实、身体力行的搬砖党;尽管此搬砖非彼搬砖,但外出实习、下工地跟进工程、风餐露宿日晒雨淋真实是土木人的必修课。

在大学校园里,总有人会在街头拿着器械看似风光地做实践。某天,你看到前方有一群正在操作“三脚架”的同学,琢磨着他们是不是在拍什么大片,正想凑前去上个镜。

只见其中一人猛回头——他皮肤黝黑、灰头土脸,衬得牙齿洁白如雪,然后一脸认真地提醒你,“同学,我们晒了一天在做测绘呢,麻烦让一让哦。”

 

症状六

综合性变丑

代表人群:大学最后一年党

 

变丑,其实不仅是某一专业的独有,更是大三/四党的集体狂欢。

 

作为本科队伍里最老的油条,他们熬着最深的夜——反正课少,白天尽管睡觉;眼看着马上要失去校园的庇护,他们比谁都焦虑,不过还是先煲个剧、逛个淘宝、刷下微博吧,把焦虑的雪球滚给明天;吃食堂嫌腻,出去玩嫌累,他们开始以外卖为生,以床为天地,在宿舍宅一天就是最大的舒适。

多种症状叠加交融,难免会被身边人数落:你黑眼圈很重啊,你的头也秃得太明显了吧,你爆痘了,你怎么胖了这么多……

“对不起,

我只是大四了而已。”



本文系授权发布,《有间大学》微信公众号(ID:youjian-university)。有间大学是《新周刊》旗下一个最懂年轻人的“人生学校”。如果你讨厌一切虚情假意的毒鸡汤,喜欢真情实感地吐槽,不惧各类三观与生活方式的剧烈碰撞,恭喜你,你被有间大学录取了。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注意】留学生慌了!在国内上网,因使用VPN遭重罚!甚至面临刑拘!再不注意就晚了…


【期待】重磅!澳洲更像中国了!本地最大银行刚刚宣布一个消息,全澳华人都沸腾了!


【科普】重大!澳洲大学最新发现震撼全球,家家常见的它,或比药还管用!而且白菜价…


【签证】重磅!澳洲政府宣布:欲推出全新”终身”签证!针对中国等亚洲人,可随时来澳洲


【扎心】娶一个留过学的女生是种什么体验?看完,真的扎心了……


【同居】房租AA、暴力冲突最后分手,中国留学情侣同居只是为了生理需要?


【财经】在澳洲卖疯的它,宣布将搬到中国!关闭30年老厂,220人失业,政府怒了…


【签证】坏消息!中国留学生被澳洲政府降级,澳洲留学签证更难申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