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养难民, 没钱帮听障儿童?" 模范亚裔家庭将被驱逐, 政府的理由引发众怒!

澳洲是一个很看重人道主义的国家,至少对外宣称是这样的。


近几年来,澳洲的确尽到了作为发达国家在这个地球村的责任,比如说接收难民。大方向是正确的,但是由于政客的能力不在线,一场好戏演得凌乱不堪,甚至本末倒置。


最近,就有一件事情引起了很多移民家庭的愤怒。



Wangchuck一家来自不丹,在2012年的时候一家四口移民来了澳洲。


这家人在搬到新州Queanbeyan之前住在墨尔本,妈妈Jangchu在当地的一家托儿所工作,爸爸Tshering在一家养老院工作。


在网友的口中,他们做的都是澳洲当地人不愿意做的“脏活”。


17岁的弟弟Tenzin Jungney是Queanbeyan高中11年级的学生,他希望到澳洲国立大学学习国际法,然后可能攻读医学学位或国际研究学位。


而18岁的哥哥Kinley,少年听力受损,与人交流需要通过手语。


他们最近被移民局告知,听力受损的Kinley不符合澳洲的移民健康要求,并将成为国家财政的负担,面临被驱逐出境。



妈妈Jangchu表示很担心,万一他们被遣返,Kinley在不丹根本无法与人交流。


Jangchu说:“在不丹没人懂澳洲手语,也没有帮助他的设施,Kinley在这里很开心,定居下来,现在他终于可以交流了。 “


“我们来澳洲是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如果Kinley回去,那将是一个孤立的世界,那里对我们来说什么都没有了。”



尽管Kinley是唯一不符合签证要求的家庭成员,但根据澳洲移民法,整个家庭都将被驱逐出境。


两周前,这个家庭的永久居留签证申请被行政上诉法庭驳回,他们被命令28天内离开澳洲。他们向移民部长David Coleman提出申诉,他有权推翻法庭的裁决。


妈妈完全不同意自己儿子是澳洲经济上的负担的说法,她说Kinley除了参加年度听力测试之外,从未在澳洲看过医生。

Jangchu说:“澳洲是我们现在的家,我们在这里已经住了7年了,回去是我无法想象的,因为我们在这里都很开心。”


弟弟Tenzin说:“这太可怕了,我已经在澳洲生活了半辈子。已经基本适应了澳洲的文化和社会。澳洲社会和不丹社会有如此大的差异,社会的突然变化可能会对我产生很大影响。”


“我想请求有机会留在这里,向澳洲展示,我们能够取得成功。”



当得知Wangchuck一家将要面临遣返的时候,Kinley的老师David Randall立马站出来为他们声援。


“这是澳洲的损失,还是一场人道主义灾难。”

他表示,这个家庭在不丹的生活很辛苦,是因为Kinley的病情没有得到诊断,直到Kinley抵达澳洲并被正确诊断后,他收到助听器并开始与人交流。


“每个见到他的人都喜欢他,他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年轻人。他们是非常谦虚、勤奋的人,为经济做出了贡献,是模范公民。”


面对此案件,内政部的一名发言人表示,澳洲的移民健康要求并不是“针对具体情况的”,每个案例都是单独评估的。

发言人说:“这是一项客观的评估,用来确定个人是否会给澳洲社区带来重大成本,或损害澳洲公民和永久居民获得短缺服务的机会。”


“什么是公共利益,什么不是公共利益,完全由部长根据每个案件的具体情况来考虑。”

这一句“公共利益”简直是给自己挖了大坑,因为实在太站不住脚了。



很难怪大家会嘲笑内政部的这一句“公共利益”,毕竟自己有那么多黑历史。


我们来举个例子,Daily Mail Australia上个月曝光了澳洲政府去年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安排。

去年有一名滞留在瑙鲁岛的印度籍难民申请人被澳洲政府送到了台湾割胆石,前后花去纳税人三十万澳元。

对,你没看错,是30万澳元,估计Kinley在澳洲一辈子都花不了澳洲政府的这么多钱。

这位印度难民小哥在Facebook实时更新自己的“医疗之旅”,各大景点打卡。首先,我们来看看小哥在私人飞机上的自拍。

新闻中提到,小哥在回程时因为手术成功,所以在私人飞机上的酒吧畅饮了一番,账单付款人是澳洲政府。

小哥还在自己的Facebook上发了私人飞机的内部照,全程秀晒炫…

当地国际特诊中心的价格显示他每天的费用是300至400澳元。而在手术结束之后,他也开启了免费的奢华度假模式,来到了台湾著名的野柳地质公园参观。

小哥脸色看起来不错呀…看来手术很成功。

除了地质公园之外,这位难民小哥在离开台湾前还去了很多不同的旅游景点。

根据报道,这位小哥目前已经被私人飞机送回到了瑙鲁,而且本人完全没有要回印度的意思,正准备申请澳洲的永居身份。

大家会觉得,哇这哥儿们运气也太好了吧…但其实,像他这样被送带到海外接受治疗,同时在以难民身份申请进入澳洲的,大有人在。

对此,记者质问澳洲内政部,但是发言人表示不会对个人的情况做评论。


不仅如此,之前就有新闻报道说,难民将可能拿到Opal优惠卡。大家普遍觉得这个方案对于努力工作、按时交税的公民来说很不公平。

不是说不接受难民的存在,但凭什么这些偷渡进来的可以跟我们享受同样的福利?

上议院一国党的候选人Mark Latham表示:纳税人可能会开始思考,我这么努力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每天还要挤火车。

而那些连澳洲公民都不是的人,却能享受补贴。


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数据看看,澳洲政府应该怎么样解释“公共利益”。


官员目前限制移民的理由是:过多移民涌入澳洲给本一来影响了本地求职者的工作,抢占了更多职位,二来太搞了物价、房价和生活消费,三来给基础设施带来极大压力。 


更有专家表示移民是澳洲社会混乱的根源,同样也是失业率不断上涨的主导因素。 



一份2000年1月至2016年8月间抵达澳洲的永居移民新数据说明一些真实的情况。


移民中,在印度出生的人比其他任何国家的人都多,他们主要在澳洲做着商业、人力资源或营销专业人员的工作。近29.2万人抵达澳洲,其中23.4万人持有技术移民签证。


技术移民则是澳洲政府认定是对国家有帮助的人。


根据统计,54%通过技术移民澳洲的人群已经买房或者正在买房。技术移民都在尝试着融入社会,在澳洲置业,更好的生活。


其次,针对移民抢走了大量工作机会这一点,财政部和内政部同样发布了一份数据分析: 这份2018年发布的报告中显示,移民在过去5年创造的净就业岗位中约占三分之二(64.5%)。


两者根本互不相关。更何况,老板聘请员工只有一个准则,谁能帮自己挣得到钱就请谁。找不到工作的,是不是应该先提升一下自己的竞争力呢?


相反地,2000年以来通过人道主义移民澳洲的人群超过60%仍在租房或者居住在政府资助的住所,这大约是澳洲公民平均水平的两倍。 


数据也表明,超过九成的难民处于事业的状态。



站在这个角度上对比,Wangchuck一家和这些通过人道主义移民来澳洲的人,谁才是澳洲政府的财政负担呢? 


答案显而易见。


有人肯定会说,波波菜你说这么多,那你有什么解决办法呢?


我没有,纳税人把钱供给政府官员并不是为了让他们坐在办公室,然后让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的。


目前,Kinley的老师David Randall正在透过change.org发起请愿,让Kinley一家人能留在澳洲,目前这项请愿已经获得了近一万个签名支持。

编辑:波波菜

资料来源:今日悉尼, 聚澳传媒, ABC News

荐读DISCOVERY

移民澳洲 | 澳洲PR | 澳洲养老 | 澳洲保险 澳洲入境指南 | 澳洲旅游 打工度假签证 | 澳洲中小学排名 澳洲儿童医院 | 澳洲代购 | 澳洲外卖 | 悉尼生活成本 | 悉尼居住 | 留学生回国须知 | 澳洲入境

期爆文:

D&G辱华 澳洲治愈关节炎 | 华人抢奶粉 | 大妈机场撒泼 | 移民政策巨变 | “滚回中国去”, 中国游客在泰被打 | 移民上山下乡 | 代购被税惨不忍睹 | 华人自述火了, 自愿放弃PR | 澳媒曝光, 17位外国专家将“神药”赶下神坛 | 中国买家再次登上澳媒头条 | 把70岁患癌父亲骗到澳洲之后 | 澳洲史上最严安检 | 中草药治好澳洲绝症 | 飞机上喝”别人的口水” | 土耳其汇率暴跌, 代购疯了 | 澳洲的”养老幻境”

全澳精选房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