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政府被曝暗中阻挠跨国婚姻,早就开始限制外籍配偶入境

搜索下载华舆APP(中新社旗下新媒体平台),关注全球华侨华人,浏览世界各国媒体新闻资讯,无需翻译——华舆在“手”,世界尽在掌握!

华舆讯 据澳洲网报道 由于担心联邦政府对获允入境澳洲的海外新郎和新娘的数量设置了人为的——而且可能是违法的——限制,国会将对强行规定外籍配偶上限这一议题展开辩论。

工党议员希尔(Julian Hill)就此事发起动议,国会在周一进行了辩论。

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曾对获允入境澳洲与澳籍未婚夫/妻、配偶和事实伴侣结婚的外国人数量设置上限的记录受到关注。

澳大利亚政府被曝暗中阻挠跨国婚姻,早就开始限制外籍配偶入境

数据显示,在联盟党执政时期,尽管《移民法》第87条禁止对伴侣签证和子女签证设置任何上限,但获允进入澳洲结婚的外籍配偶人数却有所下降或仅仅持平。配偶签证包括那些已经订婚、结婚或有事实婚姻关系的人。

联盟党已把永久移民配额削减到16万——相比2012-2014年的高峰期为19万。

法律规定,如果确定了一个财年内可以发放的签证数量上限,该上限将不得妨碍向澳洲公民的配偶、事实子女或受抚养子女或以持有永久签证在澳生活和工作为由提出申请的人发放签证。

但根据《资讯自由传播法》获得的文件显示,内政部实施的“规划水平”导致只有不到4万名证明自己与澳洲公民有配偶关系的外籍人士获准入境,相比之前四年的近5万人明显减少。

另一方面,虽然政府发放了39,799份配偶签证,达到了预期的规划水平,但积压的准结婚签证申请人却井喷式地增长到了近9万人。

澳大利亚政府被曝暗中阻挠跨国婚姻,早就开始限制外籍配偶入境

墨尔本护理专业大学生洁德(Jade Stevenson)于2017年与居住在阿联酋的英国公民汤姆(Tom)结婚。

自2018年5月首次提出申请以来,这对夫妇已经在签证和代理费、收集所需文件和旅行上花费了3万澳元。

他们的申请被送往贝鲁特处理,但内政部告诉她的代理人和她所在选区的议员,今年的事件,包括新冠病毒大流行和最近的爆炸,将导致她的申请进度进一步延后。

“这影响了我们在澳洲共组家庭并开始共同生活的能力。”32岁的洁德说,“考虑到申请费用高昂,我们希望看到签证程序发生变化,更透明和提供更开放的沟通渠道,以便我们能够查到申请进度的更具体信息,使之成为一个对所有夫妇更加公平的制度。”

内政部称,如果配偶双方已婚或有事实关系,但其中一人居住在海外,则90%的签证申请需要20-24个月才能审理完毕。

对于已经订婚但还没有结婚的伴侣,90%的签证申请需要两年半的时间,需要缴纳至少7715澳元的费用。

澳大利亚政府被曝暗中阻挠跨国婚姻,早就开始限制外籍配偶入境

希尔议员表示,政府必须承认“违法设置配偶签证上限”以及日益严重的拖延是“残酷和违法的”。

“近10万澳洲人正在受苦,他们多年来生活在不确定性中,与所爱之人分离,这违反了我们的价值观和法律。”他说。

“莫里森的失败应该受到审查,但如今,他的议员们经常缺席国会辩论,躲在办公室里,希望问题自行消失。”

媒体此前就曝光,内政部向配偶签证申请人收取了近万元的费用,但根据法律规定,准结婚签证持有人必须在9个月内于澳洲境内完婚,但受制于新冠入境限制,很多外籍配偶无法入境。

而联邦政府拒绝退还他们的签证费用,也不肯延长他们的签证期限。(原标题:莫里森政府被曝暗中阻挠跨国婚姻!早就开始限制外籍配偶入境!)


安卓用户,可在各应用商店搜索下载华舆APP(中新社旗下新媒体平台),关注全球华侨华人,浏览世界各国媒体新闻资讯,无需翻译——华舆在“手”,世界尽在掌握!

澳大利亚政府被曝暗中阻挠跨国婚姻,早就开始限制外籍配偶入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