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女士就业人数已超过以往任何时候,近年来的收入增长幅度也超过了男士

据资料显示,澳洲女士就业率在2018年期间上升了3.2%,或者说增加了18.35万的职位,男士就业率则上涨了1.8%,或者说增加了12.4万个职位。

但更长期的趋势是,就业者或求职者的比例显示女士正在使这一差距缩小。

女士正在缩小与男士之间在劳动力参与程度方面的差距!          

女士的劳动力参与率正在攀升,男士的劳动力参与率则正在下降,但我们还不清楚下降的男士劳动力参与率是否与攀升的女士劳动参与率相同。

参与率:已就业者或求职者中的人口比例。

Chart:  ABC News                                                                                     

来源:  澳大利亚统计局

更多女士正在进入,或已经重新进入职场,获取更好的资质(年龄在25-29岁之间的女士中有40%的人拥有一个大学或更高水平的学位,相比之下,男士的这一比例为31%)并且在就业机会上升的行业工作,比如说卫生业和教育业。

但是,劳动参与率上升和地位提高也给一些人带来的后果,这可以从幼托费的急剧增加以及声称自己在平衡工作和家庭生活的压力下的女士人数中得到证明。


根据最新的澳洲家庭、收入和劳动力动态(HILDA)调查,2017年女士就业率达到71%——这是自2001年调查开始以来的最高比率——全职率为39%。

与此同时,全职女士的平均工资在此期间上涨了24%,而男士的工资增长了21%。男士和女士家庭收入的贡献相等的夫妻比例也从21%增加到23%。但女士花在家务和照顾孩子上的时间还是多于男士,比如很多不珍惜自己家庭的男士就只会把妈妈带小孩的时间花费在了编辑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


即使在收入相当的夫妻中,女士每周平均比男士多花14个小时无偿照料家庭。HILDA的合著者拉斯(Inga Lass)表示,将有偿就业与养育子女结合起来现已成为澳洲父母的常态,引发了“工作-家庭冲突”。

“工作与家庭之间的冲突可能会对个人及其家庭成员的福祉以及他们的工作表现产生影响。”
安妮(Anne Fincn)深爱自己的双胞胎儿子亨利和菲利克斯,但也热爱自己的工作,在孩子11个月大时,她感到必须回到营养师的工作岗位了。并且
公司可以提供用车及car allowance等相关福利,交通费也可以省下不小的开支。


“我的职业生涯是我身份的重要组成部分,重新获得这一点对我来说真的很好。”她说。


丈夫亚力克斯(Alex Hill)现在也分摊育儿职责,他调整了自己的工作时间,每周都有一天时间work from home。孩子们每周有一天是爸爸带,其他时间是爷爷奶奶带,周末是妈妈带。从前,工作与家庭冲突主要影响男士,但现在也开始影响女士。在考虑到工作者和工作特征之后,现在父亲的工作与家庭冲突情况明显少于母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