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不养你的残疾孩子!" 亚裔家庭恐遭强制驱逐… 同时, 有澳洲公民却装瞎骗福利数十万刀?? 到底谁在蚕食澳洲资源….

4月2日

对自由党来说

是大选前的一个造势机会

在新的预算案出炉前

接连几天的新闻报道

几乎将预算的内容

偷偷呈献给选民一探究竟

“众多减税”

“电费补给”

“医疗福利”

可以说是一份

“撒了糖”的预算案

莫里森更得意表示

“新的预算将用于建立

一个更强大的澳洲经济体

确保澳大利亚的未来

包括医院资金达到创纪录水平

并保证支持医疗保险”

话说的很漂亮

但莫里森可能不知道

一个在澳洲居住7年的

亚裔家庭

如今可能被驱逐出境

理由竟然是

“澳洲政府养不起你的残疾孩子”

01

“你的孩子造成澳洲负担” 18岁亚裔青年被无情拒绝

“我没有给人带来麻烦。”

今年刚满18岁的Kinley看着过往与家人在澳洲游玩的合照,心中五味杂陈,对他来说,在澳洲学习生活的每一天,都像是美梦成真。

在这

他不必担心自己的耳朵听不见

不必担心自己学习慢

在澳洲,Kinley就是Kinley

他可以安心做自己

但根据澳洲广播公司的报道,移民局决定将Kinley与他的家人驱逐出境,理由是”造成国家财政负担”。

Kinley一家人从2012年从不丹移民到澳洲后,就一直认真努力在这定居生活。

Kinley和他的兄弟Tenzin都在堪培拉附近的Queanbeyan高中就读11年级,Kinley也努力学习使用澳大利亚手语(AUSLAN)来和老师以及同学进行交流。

Kinley的母亲Jangchu Pelden也在澳洲从事儿童教育的工作,看见自己的孩子能在澳洲愉快学习与成长,Jangchu Pelden也备感欣慰。

“我原本很担心Kinley会因为先天上的问题

被同学欺负,甚至整个社会歧视

但还好澳洲的教育环境很好”

但他们做梦都没想到

这样美好的日子即将消失

两周前,在他们从2015年首次提出申请永久居留权后,行政上诉法庭最终驳回,他们被命令28天内离开澳洲。

理由只有一句话

“你的孩子给澳洲带来财政负担。”

02

“模范家庭”在澳洲认真生活,请愿已获得7,000支持

这个噩耗来的太突然,不光是Kinley的家人无法接受,对年仅18岁的Kinley而言,他认为是自己托累整个家庭。

Kinley的哥哥Tenzin Jungney是Queanbeyan高中11年级的学生,他一直希望到澳洲国立大学学习国际法,然后可能攻读医学学位或国际研究学位。

如今这个梦可能无法实现了….

Kinley的家人团结起来

对他们而言,Kinley永远不是负担

而是珍贵的家人

母亲Jangchu表示,尽管行政上诉法庭裁定她的儿子可能会给政府带来经济负担,但Kinley除了参加年度听力测试之外,从未在澳洲看过医生。

不光是Kinley一家人提出反对,在这七年间,有跟他们往来的所有人,都挺身支持。

Kinley的前老师David Randall

Kinley的前老师David Randall将这个家庭描述为”你梦想的好邻居”,他对Kinley这个善良的孩子赞誉有加。

“Kinley一家人被驱逐,不光是澳洲的损失

还是一场人道主义的灾难。”

David Randall表示,当他第一次见到Kinley时,尽管沟通上的困难,但Kinley好学的态度,很快的将澳洲手语学会,”求知欲”推动了他的发展。

Kinley的家庭在不丹生活的很辛苦,因为Kinley的病情没有得到诊断,并且带有社会污名。直到Kinley抵达澳洲并被正确诊断后,他戴上助听器后才开始与人交流。”

David Randall甚至透过change.org,发起请愿,让Kinley一家人能留在澳洲,目前这项请愿已经获得了近7,000个签名支持。

“他们一家人都是非常谦虚、勤奋的人

为经济做出了贡献,是模范公民。”

如今Kinley一家还在等着移民部长的回应,但若Kinley被遣返回国,他所学的澳洲手语也无法在当地使用。

政府的这个无情决定

等同将一个听力障碍的孩子

永远扼杀他的心

03

“澳洲已经成为无人性的国家…” 福利金到底被谁骗走? 澳洲永远搞不清

Kinley一家人的处境,在网路上也掀起一阵支持与讨论,许多人提出自己的看法与经验,来反驳”澳洲政府养不起”的说法。

我也被澳州逼离开,带着我的学位与工作经验离开,我是澳洲人,但我的先生患有先天疾病,澳洲政府一样拒绝他的签证申请。就算我的先生有足够的收入,不需要依赖澳洲的福利或是健保,移民局照样无情拒绝我们,所以我离开了我的家乡。

澳洲这个国家,已经变得没有人性了。

澳洲的那些退休政客才是造成经济负担的主要原因吧? 更不用提那些逃税的大企业,或是那些教堂。

不敢相信到现在了,还有人认为听力障碍人是会是经济负担,许多有听力障碍的人一样可以做出不平凡的成就,澳洲政府让我感到愚蠢无知令人难以置信。恶心!!

同时,一则报道也被拿出来做讨论。

一位悉尼女子,从Centrelink骗福利长达23年,家里的保险箱里面还藏了25万澳元的现金!

今年61岁的悉尼老奶奶,Rebecca Assie在法庭上面承认了自己的保险柜里的钱都是犯罪得来的。 她主要的骗福利方法是就是装瞎子。

不光是自己诈骗福利金,她还与另外四人串谋帮别人骗福利! 

有一名女子在Assie夫妇的帮助下,谎称自己是个单亲妈妈,从Centrelink骗到了66,697澳元。其中一名名叫Farah Dagher的女子通过Assie的帮助,获得了66,647澳元的福利金。

经过调查后Assie被指控假装失明21年骗取福利金,骗取的全额高达209,499.90澳元。

Kinley一家人发生的状况,澳洲内政部发言人只表示

“这是一项客观的评估,以确定他们在澳大利亚逗留期间,政府对个人的照顾是否可能导致澳大利亚社区的重大成本,或损害澳大利亚公民和永久居民获得服务的机会。

鉴于大量福利被滥用的现实情况

澳洲政府对于谁在造成财政负担这事

可能需要多加考察才行

04

小编结语


大选前,澳洲政党献出各种好处福利,为的是一时的选票,还是在澳洲生活的人们永久的安逸? 我们无法做出明确判断,但在政治人物口沫横飞,慷慨激昂的说词下,隐藏多少社会不公的问题? 从Kinley一家人的处境,我们可以看出个大概。

是谁造成澳洲的负担? 政府又是如何去判断谁在占用福利资源? 如今已经没有任何说服力了…

本文由澳洲网整理撰写,欢迎转发分享

如需转载,请在微信后台留言或者联系我们

素材来源: The age, News等


审核:Peter Yu

统筹:Jimmy

编辑:Jimmy



刘志刚 《事业和生活,我都要重新定义》

 


 

独特视角看新闻  长按关注澳洲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