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陈仰旌的“晶莹部队”(上)——从商业宏图到巨额财富,一群曾经的军人拼出来的商业奇迹

新加坡。

一个陈仰旌;一群退休退役军人;

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一场接一场无声的战争;

一个商业奇迹;数个故事。

陈仰旌,从白手起家到拥有惊人巨额财富;从注册资金10万元的北京沃利达投资顾问公司到晶莹酒业再到晶莹国际金融公司;从2006年到2019年的今天,晶莹国际金融公司把白酒板块——“中国白酒”从晶莹国际剥离拟上市,母公司资产估值以百亿计,总部坐落澳洲;不得不说是商业奇迹。在这个奇迹之中,他用“我的部队”来称呼他的开山元老们,用军事化的方式管理着这个团队。对这群开山元老而言,陈仰旌的一声令下,不可异议。

到底是什么理由,让这群开山元老甘愿十几年如一日、零薪酬24小时待命?在“中国白酒”筹谋上市、晶莹国际正处于两代经营人“承上启下”的接棒时刻,大洋传媒采编团队在新加坡一一访谈了晶莹国际8位“开山元老”,以及1位来自新加坡的新成员,为大家揭开这支“神勇军团”的神秘面纱。


韩晓营:

双重身份的第一“元老”

1974年生,军旅生涯22年,2002年加入创业,任职集团公司“内务秘书长”。


晶莹国际创业至今十多年,第一元老当属韩晓营,这位并不老的“元老”具有晶莹国际金融公司秘书长、董事局主席陈仰旌太太双重身份。晶莹国际步步为营的发展历程中,每一步都有韩晓营的足迹。

韩晓营与陈仰旌

兢兢业业的秘书长

韩晓营对于陈仰旌,首先是秘书长。不论是在公司还是在家里,韩晓营绝大多数时间都是陈仰旌口中的“韩秘书长”,说话是上级对下属命令式的语气,甚至闲聊也是三句不离工作。

早在2002年,陈仰旌便邀约出生于军人家庭、时为北京某部队医院护士的韩晓营加入他的商业大计。出于多年的交往中韩家对陈仰旌的信任及能力的肯定,韩晓营欣然应允。但这个自小活泼外向、爱好文艺的女孩儿,突然接触到金融和商业,顿时感到无所适从。不懂资本运营不懂股票,怎么办?她买回来一堆贸易学、经济学、货币银行学等干巴巴的“教材”,一页一页地翻;在与陈仰旌交流过程中听到不懂的术语,她一个一个去互联网上搜索。就这样,韩晓营在自己的努力下,注册了北京沃利达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作为四名元老之一,跟随陈仰旌开始了沃利达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的财务顾问生涯。

公司初创时期的韩晓营


弃医从商的转型还不算什么,而此后创业路上的披荆斩棘,才是真正的历练。2006年国庆长假结束,在北京某处毫不起眼的门卫室旁边一间小储蓄所搬走后的旧址上,沃利达投资顾问公司迁至此处,借用原储蓄所不用的简陋办公桌椅,以注册资金十万元人民币开始了气宇轩扬却又举步维艰的起步。说起这些,韩晓营仿若历历在目,“公司刚起步经费紧张,能省则省。”跑二手家具市场、装修办公室、张罗着招募股东,所有这些,内务秘书长韩晓营一肩扛了下来。

巾帼不让须眉。沃利达投资顾问公司辗转各地给企业做投资财务顾问的时候,连官带兵“四大金刚”业务小组就韩晓营一个女子,紧锣密鼓地在全国范围内约企业,做方案,免费帮企业进行上市财务咨询。每天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开会的路上,甚至一天跑三个城市,有时错过了饭点,方便面也得分着吃。“鞋底都不知道磨破了多少!”如今的韩晓营说笑着,而任谁都能想象到当初其中的艰辛吧。然而,有追求有梦想的人是不会止步于艰辛的,他们在创业阶段一边吃苦,一边宏图在胸。

韩晓营在酒厂


如今,陈仰旌计划把“中国白酒”从晶莹集团剥离出来,意在更便于和中国对接的新加坡筹备上市,这个过程也同样好事多磨。“新加坡和国内在用人方式和公司运营等方面都不太一样。”其间经历了寻找秘书公司、文案一改再改、请律师做文件等繁复的过程,韩晓营二话不说,见招拆招,其间也是苦乐自知。阳光总是在风雨之后:目前审计工作已经完成并出具标准无保留意见文件,晶莹国际金融公司在新加坡顺利召开了股东大会,并引起了海内外各媒体的关注和报道,新加坡的工作正在稳健推进中。

当问及为什么要计划把“中国白酒”上市?韩晓营说,并不是为了套现挣钱,“是为了给与我们一起打拼十几年的老同事一个交代。”爽直又感性的韩晓营把老同事们摆在了第一位。而实际上,跟先生陈仰旌一起打拼这些年,她又何尝不知道把“中国白酒”上市,紧跟“一带一路”战略把民族产业推向国际,于企业、于国家、于民族的意义!

 

患难与共的太太

我们以为这位看上去干练美丽又不失优雅女人是个奇女子,而实际上韩晓营自19岁患病,经历过两次肾移植手术,而今每周四次透析治疗,每次四小时。是的,你无法想象这位一路与丈夫在商场拼杀的女子,已患病20余年,很多的时间是在病床上和治疗中度过的。

如此,她依旧为先生陈仰旌打理公司的大小内务事务。她骨子里的坚强令人难以置信,即便每走一步,膝盖和脚掌都钻心地疼,她也坚持在外人不察觉的情况下,做完四个小时的透析治疗就去赶飞机,第二天办完事情赶回来做第三天的透析。

夫妇相扶相持

在韩晓营眼里,不管是家庭还是企业,陈仰旌是灵魂和支柱;但对于陈仰旌来说,妻子韩晓营又何尝不是他一路狂奔的力量所在?

这一路上,由于陈仰旌商业企划上的独辟蹊径,被外人说他是“骗子”、“疯子”。创业初期的一路艰辛,有时候“军”心不动摇是不可能的。但韩晓营一直信任他、支持他,陪伴着他的事业,毫无怨言。一砖一瓦,构筑着属于团队的“晶莹商业大厦”。夫妇俩相扶相持,从沃利达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到晶莹酒业,到2010年成立了国际化资本运作的晶莹国际金融公司,旗下产业除了酒,还涉足地产、制药、医疗机构等行业,凭借独特的运营模式、管理理念,多元化发展,不断进行自我超越。而今,晶莹国际第三步战略按计划推进中,陈仰旌希望通过重组、并购、私募,把晶莹国际从以情感为纽带逐步转变为以股权权益为核心纽带的全球化企业集群。而韩晓营的身份除了“内务秘书长”之外,又多了产业公司尤其是中国白酒的执行董事一职,今后将承担晶莹国际金融公司中国白酒具体业务的管理。

是什么让韩晓营在如此的身体条件下依旧义无反顾地为了事业奋斗呢?究其原因,除了梦想,除了韩晓营对陈仰旌学识、才华、能力的钦佩外,不可忽略的,是“爱”让韩晓营沉浸在幸福之中:貌似不懂浪漫的陈仰旌,却从来没有让韩晓营缺少过鲜花;每年妻子的生日,陈仰旌都会送给妻子一个盛大的生日派对;每晚临睡前,陈仰旌都会说一句“老婆我爱你”……但要说最感动的,是先生长期以来对她的包容与贴心照料。先生每天都把药喂到她的嘴里,再把水给她递过去。甚至每次出门,先生都会把鞋子给韩晓营准备好。

陈仰旌为太太韩晓营准备的生日蛋糕


世事万变皆有因,世事如棋局局新。曾经的韩晓营是一个能歌善舞、开朗外向的女孩,疾病剥夺了她的健康,但因为婚姻,她又收获了另一个绝然不同的有价值的人生。韩晓营之于陈仰旌,是公司的“内务秘书长”,更是他患难与共的妻子。而陈仰旌之于韩晓营,是她的老板,是他的丈夫,更是那盏带她活出另一种生命价值的明灯。

因为家国、民族情怀,因为共同的梦想,晶莹国际金融公司,有陈仰旌这样一位成大事业的“商业鬼才”的引领,有韩晓营这样一位不让须眉的巾帼“奇女子”的冲锋陷阵,不正是一抹靓丽的风景吗?


田文孝:

信仰铸就巨大力量

1954年生,军旅生涯37年,2006年加入创业,任职集团公司常务副总裁。


河北汉子田文孝,当年沃利达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四大金刚”成员之一。一身凛然正气,个性耿直实在的性情中人。他跟随陈仰旌一路走来,经历了一切初创时期的艰辛,见证了晶莹国际的发展,有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成为国际化企业的副总裁。


田文孝


初创的艰辛打造了铁一样的脊梁

国际经济、金融、资本运营……这些名词字眼,对于前半辈子的田文孝来说,是海市蜃楼般遥不可及的存在。也许耿直憨厚的老田当初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竟然能够有机会在国际金融企业中发挥光和热,有机会为保护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基业、为中国中小微企业走向海外资本市场做贡献。而这一切,要从老田2006年的转行说起。

结束近四十年的军旅生涯后,田文孝对于“一把年纪了转行”是有顾虑的,可在小老乡韩晓营引荐下结识的陈仰旌彻底改变了他的想法。“我发现他对金融非常精通,包括政治、经济和国内国际的法律法规,不用看书都能对答如流。”当即老田便认定,以这个人的学识能力和眼界,跟着他能干成事。有了对事业前景的信仰,老田跟着陈仰旌一路走来,斗志昂扬地经历了一切初创阶段的辛劳。

团队早期工作场景

作为北京沃利达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四大金刚”之一的田文孝,一说起做财务顾问期间的事情便打开了话匣子。刚布置完公司办公室,便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约企业、做方案,免费帮企业进行上市财务咨询。马不停蹄、没日没夜地东奔西走,时间根本就不够用,田文孝说他一个身体强壮的汉子都觉得疲惫不堪,更不用说身体单薄的陈仰旌了。可是陈董丝毫没有疲态,动脑筋做方案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在费心,开展业务过程中自掏腰包付路费、住宿费、生活费,即便如此,到头来签下的案子也没多少。这让老田觉得不能理解。当时的老田并不十分清楚,表面上,沃利达是在给中小企业做财务顾问,实质上,陈仰旌却是在调研过程中寻找中国真正值得投资的企业或者资源。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走访了大量企业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陈仰旌发现了“酒”。而真正的辛劳,是在进军酒业以后。


陈仰旌大批量买酒囤酒,一度成了团队里所有人的“噩梦”。酒一个一个集装箱地拉回来,要一纸箱一纸箱地卸,请来的搬运工人都罢工了,这群老兵还得继续干,这群人里面,领头的就是陈仰旌。多年的军旅生涯让田文孝养成了“坚决执行命令”的标准军人作风。卸酒、盖库房、一次又一次搬仓库,这帮曾经的军人们都毫无怨言地执行。直至最后,陈仰旌决定落脚怀柔,买下一处四连排别墅,作为“集团本部行政楼”。此时,体力上的辛劳才暂告一段落。

卸酒

谈起这些,老田历历在目,如数家珍。打过退堂鼓吗?当然!有个时期,老田的腿受伤了,他想着一把年纪了又受伤,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帮上陈董,于是就跟陈董提出辞呈。谁知陈仰旌没听完他的话便说:不能离开,哪怕就是你残废了,我推着车子也得带着你。一句蛮横霸道的话,内里饱含的深情把人高马大的田文孝说得红了眼眶。

硬汉田文孝,打着哈哈大着嗓门像讲故事一样讲述着初创时期的艰难。若是没有晶莹的理念、愿景以及陈仰旌的个人学识魅力作为信仰,很难想象,这群人会坚持到什么时候。也正是经历了这些艰辛的历练,才打造了田文孝这一批创业元老铁一般的脊梁。

 

共同的成长开拓了全新的视野

诉不完的辛劳,到底是什么让田文孝铁了心地为公司打拼?除了十多年前的“一见钟情”,老田说,更多的是因为陈仰旌的学识和人品,以及晶莹的理念。陈仰旌带领着他的“部队”在平时的工作之外又加入了定期的学习,通过一次又一次的学习讲解,那些曾经可望而不可及的金融知识和集团愿景,逐渐被这批老兵们理解并接受。为了这些,田文孝和他的同事们,甘愿无怨无悔地付出。


田文孝

老田做事实在,说话更实在。“陈董很聪明,思路比我们宽,站得比我们高,看得远。像金融危机那会儿,他提前半年左右就分析出股市会崩盘。我们对他非常佩服。”憨厚的老田夸起老板来,不吝赞美之词。外界说陈仰旌是“骗子”,老田不同意:“他从来没骗过任何人,都是他在吃亏。有时候东西给人家了,钱要不回来。”

在田文孝眼里,陈仰旌把信誉放在第一位。不论对企业还是个人,保证过的事情,从未失信于人。老田透露,经过十几年的打拼,每位创业元老手上都获得了一些资产,“陈董在澳大利亚给我们买了一块地,我去过,在一个靠海的小镇上,很不错。

晶莹国际储存的白酒

他让我们在那儿把房子盖起来,养老用。”加上晶莹国际的白酒库存、在北京的物业、酒厂……都有创业元老们的一份。回报不仅仅是物质上的。老田说:跟陈董这些年,我了解到了许多也许我自已一辈子也接触不到的事物。


是的,如果没有陈仰旌,没有晶莹国际,也许田文孝今天只是一个退休老兵老田,不懂经济不懂金融,从未踏出国门。而今,田文孝是晶莹国际金融公司常务副总裁,足迹遍及中国、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家,眼界、学识今非昔比,不得不说,初创时期体力的艰辛不仅换回来了百倍、千倍的资产回报,更重要的是换回来了金钱买不到的精神财富。

投资顾问市场期间的田文孝与陈仰旌

追随一项事业这么多年,老田有什么话想对老板陈仰旌说?“请他爱惜身体。他工作太拼,吃饭不好好吃,经常喝粥吃咸菜就打发了。他可是集团的灵魂人物,如果身体出问题,对集团会有很大影响。”值此融资上市,新旧交替的关键时期,老田是真切关心陈仰旌的身体,也是真心为着晶莹国际的未来考虑。

晶莹国际的发展大家有目共睹,但企业若是墨守陈规,也将后路可期了。而今晶莹国际把“中国白酒”剥离,在新加坡筹备上市,老田打心底里有点舍不得:“上市意味着资产变现。”但这些酒,储值升值空间是无限的,100年、200年、300年……后,时间越久越值钱。对此,老田跟老板、大伙儿都有共识,会控制资产变现的节奏。但一方面,老田绝对认同这是晶莹国际的进步,上市,培养新的管理梯队,公司就能越走越远。


李经坚:

突破自己成就大格局

1957年生,3年军旅生涯,2006年加入团队,任职集团常务副总裁兼总会计师及资产管理人。

  

爱好篮球等各项运动的李经坚虽然只有三年军营生活,但他继承了父亲骨子里的军人基因,又因为长期从事财务工作,养成了严谨自律、踏实沉稳的行事风格。

李经坚 

“跳出火柴盒”+“球形理论”

陈仰旌的“晶莹部队”中第一代创业元老里,李经坚是一个具有独特气质的人,曾经的大院子弟到现在严谨沉稳的总会计师兼资产管理人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在漫长的学习、思考、内化、实践、总结中逐渐成长起来的。与晶莹结缘,缘于一次被发小拉去参加的增资说明会,一场会议宣讲听下来,让做了二十多年财务工作的李经坚突然之间意识到了自己知识和格局的局限和狭隘。“财务和资本运营完全是两个概念”,善于学习、擅长思辨的李经坚已经疲于做账务处理,在全新的概念冲击下,他几乎是当即就做了要跟着陈仰旌打天下的决定。

与大家一样,从加入公司开始,李经坚几乎每天都在听陈仰旌讲课。初创团队,大家在金融方面起点都不高,不管大家是否听懂,陈仰旌每次都给大家讲很多经济金融和资本运营方面的知识,听得大家云里雾里。李经坚也听不懂,然而,他会在学习中思考和总结,他觉得,陈董是在传授大家“方法论”,掌握基本的方向和原理。至今,李经坚对陈董的一段话记忆犹新,“在你们这个年龄段,已经有很多固化的东西在脑子里,而我们从事和推进的这个行业,需要跳出火柴盒,才看到世界的发展。”

团队认真倾听陈仰旌的讲话

“跳出火柴盒”,便是陈仰旌打破李经坚的第一个固化思维,开始接受新事物新思想。有一回,李经坚跟着陈仰旌去选址,勘察地貌。按照一贯的考察方法,一群人到当地游一游看一看,差不多就行了。可回到办公室,陈仰旌就开始提问:“这个地方这门从哪开?这路有多宽?电线杆有多高?路旁的植被是什么样?路可不可以拓宽?什么石料的地?目标设施离交通干道有多远?电力有没有?生活用水有没有?”李经坚惊呆了,答不上来。而陈仰旌注意到所有的这些细节,让李经坚非常佩服:“他告诉我要不断地观察世界的变化,别受传统思路的限制。”事实胜于雄辩,固化思维打开后,李经坚不仅开阔了思路和眼界,更重要的是,他逐渐发现、逐渐了解陈仰旌对晶莹国际的远大规划和商业宏图,从而在心底真正认同了晶莹的愿景与梦想,更加坚持了要追随陈董的决心和信心。

不得不承认,陈仰旌与李经坚,一个不厌其烦地教,一个举一反三地学。讲到资本运营,陈仰旌的延伸就更多了,他讲到一个“球形理论”。球形理论在很多领域都有不同的解读,而陈仰旌在资本运营中这样解释:在事业整体发展得很好的情况下,这个整体就好比一个球,你从哪儿看它都是正面的、完整的,而且它无论滚到哪边,都能打。就连开玩笑的时候,陈仰旌也不放松他独辟蹊径的“球形理论”。“他经常说哪天你死了后,我给你铸一个水泥桩子,把你支起来,只露一只手,手上再搁只篮球,这球还得转。”李经坚呵呵一笑,说:“他气死我了”。若无其事的说着,轻描淡写的笑着,温暖顿时萦绕在李经坚的周身,这种在平凡小事中、在创业艰辛中培养的感情,远胜于上下级、老板和员工的感情,更像是多年的老朋友、甚至亲人一般的感情。

团队早期合影

李经坚真的“气”陈仰旌吗?实际上,在与陈董经历过若干商业征战之后,他对陈仰旌的学识的高度、知识的深度广度,高瞻远瞩的前瞻意识、预判能力,以及待人接物的真性情深表佩服。而李经坚自身具备的学习、思辨和总结能力让他学习到了陈仰旌理念的很大一部分精髓,也正因为如此,李经坚打从心底敬仰、身体力行地尊重陈仰旌,成为了陈仰旌这么多年极少义正辞严去“骂”的弟子。

正是在陈仰旌“理论课”的长期坚持下,李经坚等才能在思想上发生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逐渐理解了经济金融、资本运作等方面的知识信息,携手并肩,砥砺前行,共同为晶莹国际的发展添砖加瓦。

 

无怨无悔与晶莹共进退

人人都说陈仰旌说一不二、霸道、强势、专横,而正是因为李经坚在多个不同公司工作过,切身体会过企业之间、合伙人之间的尔虞我诈,以及由此带来的各种纷扰,他才更懂得理解、欣赏陈仰旌的“独裁”,并乐于接收老板的“套路”。

晶莹国际采用扁平化管理模式,多数工作任务直接由董事局主席陈仰旌直接下达,李经坚虽然作为集团的财务总监,却并不完全清楚集团的各种资产到底有多少,他的任务是管好自己能够管理到的资产就够了。李经坚更习惯这样的管理方式,各司其职、各尽所能,便能够最大限度、最好成效地完成工作任务。所以,需要专注。陈仰旌一直鼓励每个人专注在自己的事情上就好。

酒厂

这么些年,李经坚跟团队里的其他成员一样,没有领过一分钱薪资。然而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经济的回报。大约十年前,老板给这支创业团队进行过一次酒的分配,每个人根据不同的情况都分到为数不少的优质年份酒,李经坚手上就有300多箱。因为酒的品质有保证,按照当下同类老酒价值估算,这批酒价值数百万人民币。李经坚十分明白陈董的意思:如果经济上有压力,酒可以变现。而这种做法,很符合晶莹国际“为你自己而战”的管理原则。而李经坚认为,经济的回报固然不能忽略,但是追随陈仰旌所学到的知识、个人提升的高度是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这是无形的资本。

十几年的追随,李经坚坚信陈仰旌这位“独裁者”不会出昏招。他这样评价陈仰旌:创业13年多了,面对重大决策,陈董总会充分考虑、反复论证再去做。有些战略,他有自己的盘算,只有他自己知道,随着事情的发展,战略部署会一层一层地揭开。时候到了,就水到渠成了。到现在为止,大家没有看到他做出任何损人利己的谋略,只看到他的大公无私和家国情怀。晶莹国际能够正常的运营,战略部署能够正常的推进,就说明他这种管理模式绝对能够适合当今社会经济发展方向。

李经坚向记者介绍白酒

而今“中国白酒”即将从晶莹国际剥离上市,李经坚并没有选择成为它的股东。为什么?李经坚说,“我们要做的事情很多,为什么要滞留在这上面?”在李经坚的设想中,十年之后的晶莹国际,是一个更大的平台,“利益大同、无限发展,让更多人过上更加平和的生活”。那是一个“只要你有能力,就能尽量发挥你作用的社会。”说到这个罗曼蒂克的愿景,李经坚的眼里闪出了亮光。他殷切地希望集团接班人能快速成长起来:“后浪推前浪是极其重要的!”

近14年的创业历程,李经坚虽不时感到“跟不上老板的步伐”,但他总是在尽自己的努力学习、前进,与晶莹共进退,无怨无悔。

2019年晶莹国际金融公司股东大会

 

结语(上篇)

不难想象,这群原本不懂资本运营、没有从商经验的退休退役军人,转而从事投资顾问行业遇到过多少困惑,原始资本积累的过程中经历过多少艰辛;也不难理解为什么陈仰旌要所有团队成员对他“言听计从”,因为他才是那个树立目标、制定战略、承担风险的人。

在过去的13年,是原始积累的过程。这个阶段,完全是以陈仰旌个人为债务人,向外筹资来完成集团的资本积累。陈仰旌也是唯一可以承担责任的人,其他任何人只负有执行命令的义务,没有过问战略决策的权利。对陈仰旌来说,任何一个企业在原始积累阶段,需要的就是独裁,需要的就是专制,因为没有人能够替你承担丝毫责任。

所以,他要建立这支以执行命令为主要任务的队伍。但同时陈仰旌也非常感谢这支创业团队能在极其艰难的经济压力下,胜任他所赋予的工作。

晶莹集团现在站在承上启下的发展节点,陈仰旌认为,自己最初的“异想天开”通过了实践的检验,而随着公司发展,一个企业在不同时期需要采用不同的方式去做内部管理,此时,“独裁专制”的管理模式也将退出晶莹国际舞台。“所以,第一代元老的工作使命也将告一段落了。接下来,他们需要作为管理者让第二代真正的职业经理人来经营我们积累下来的资产。”

下一期对晶莹国际的专题报道,我们将继续讲述另外几位初创元老的故事。他们之中,既有代表着团队过去艰辛和辉煌的人,也有预示着集团将来蓬勃发展的力量。

敬请关注。

撰文: 澳洲网记者行悦

图片: 澳洲网记者卢紫嫣 陈嘉迪;
部分图片
客户提供

审核:Peter Yu/统筹:Jimmy/编辑:Zoe


 



独特视角看新闻  长按关注澳洲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