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陈仰旌的“晶莹部队”(中)—— 一个“疯子”带着一群“傻子”,做着一件不平凡的事情

新加坡。

一个陈仰旌;一群退休退役军人;

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一场接一场无声的战争;

一个商业奇迹;数个故事。

陈仰旌,不是传奇胜似传奇。在晶莹国际金融公司内外有这样一个传言,说:晶莹国际是“一个‘疯子’带着一群‘傻子’,在做着一件常人不敢想、不敢试的不平凡的事情”。而正是这群不走寻常路的“疯子”、“傻子”,在短短不到14年的时间里,在特立独行的管理模式下,进行剑走偏锋的市场运营,完成了神话般的财富原始积累,创造了一个商业奇迹,在华人商业史上书写了一个个颇具传奇色彩的故事。如此种种,的确不平凡。他们真的是“疯子”、“傻子”吗?

上一期我们为大家介绍了陈仰旌的“晶莹部队”中三位创业元老和他们与晶莹的故事,在本期,我们将继续执墨修鸿图,为大家讲述另外三位“晶莹部队”的创业元老,他们同样是走出军营的“老兵”。请随我们看看这几位老兵,在陈仰旌的军事化管理中是如何发挥自己的个人价值,助力晶莹国际走上国际化大舞台的。



李晓春:

从一个职业军人到一个职业经理人的嬗变

1957年生,军旅生涯31年,2007年加入创业,任职集团副总裁兼市场监察事业部部长。

李晓春,被评价为最有军人气质的晶莹人,曾是“军营一支笔”,思路清晰的实干家,硬气、英气、极具性格,一手担负起了晶莹国际金融公司的大事记、文件拟写、方案策划等文案工作。长期的军营生活及身份特点,养成了对上级敬畏、有礼有节、善于把握分寸的处事风格,工作中兢兢业业,勇于承担责任。

李晓春

 

“吵”出来的师徒情

陈仰旌以军事化的独特方式来建设和管理团队,他就是最高长官、任务制定者和命令发布者,可是他与第一代创业团队却是以师徒相称,创业元老的团队里,不论年龄、资历,每个人都毕恭毕敬地称呼陈仰旌“师傅”。这颇有些让人觉得匪夷所思:陈仰旌究竟有多大能耐,让李晓春等一帮不凡之辈甘愿为徒?

李晓春说起和陈仰旌的结缘,非常具有他典型的个人特点:2006年,时任北京沃利达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陈仰旌对外增资扩股招募十位股东合伙人,合伙人的要求看起来很奇葩:要绝对认可和服从陈仰旌的发展理念,还需投资十万人民币作为股金,并无偿提供人力共同创业,加盟者24小时工作制,无休假。这对于刚刚离开军营、见多识广的李晓春来说,有些不以为然,听过几次陈仰旌招募会议,他对投资、金融、资本运营等领域没任何概念,然而他又对陈仰旌其人很认同,善于思辨的李晓春做了个决定:玩儿呗!我倒要看看这个遥远而巨大的商业宏图是否能够成功。

投资顾问市场期间合影

硬气的退休军人李晓春,在一个军事化管理的创业团队里,跟一位“专横霸道、说一不二”的最高长官吵架,想想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军人之间固然更能彼此信任,但因为所处的部队性质、专业岗位和职能不同,会相互之间不服对方。刚加入团队时李晓春并不太服陈仰旌,“师傅”二字很难让他叫出口。在共同处理一些事务的时候,常常发生各种争执,吵过几回后,老板居然会请他吃龙虾消气,而他也最终服气地把年纪比他小的陈仰旌尊称为“师傅”。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北京沃利达投资顾问公司在一次给企业做投资财务顾问的时候,表面看起来这家企业非常重视,公司董事会把股东全都请来了。李晓春起草好合同让陈仰旌看,但陈董正眼也没看,直接就签字了。到了晚上,陈董又说这个企业不能做。李晓春顿时就上火了,对陈仰旌说:“哪能这样?既然答应了帮助企业做上市,就要踏踏实实地做下去。你不尊重企业,也不尊重我。我把整个合同和执行流程起草好,你看都不看就把字给签了,最起码要尊重我的劳动吧?”任李晓春吵红了脸,陈仰旌也不说话。他越是不说,李晓春就越生气。吵着吵着,一直沉默的陈仰旌问李晓春饿不饿,李晓春回答说“饿了”。想吃什么?“龙虾。”大半夜的,酒店餐厅关门了,商场关门了,上哪儿去找龙虾?陈仰旌倒是爽快答应:“行!”俩人大半夜的开车出去找,李晓春像个大男孩似的,要吃龙虾粥,还得喝啤酒。

冷静下来之后,陈仰旌解释,他观察到在这场企业资本运营说明会上,所有出席的董事和股东都是请来演戏的“群演”,因为没有一个人在听会,都在玩手机,对财务顾问看不出来一点的尊重。李晓春豁然释怀,心下虽对陈仰旌的做法仍旧略有微词,但是对他的观察和判断能力完全佩服。

陈仰旌带领团队在实战中了解社会

陈仰旌用类似方式,给一群原本不懂经济不懂金融的退休退役军人传道授业,有时候明知道一个企业不靠谱,还带着他们去接触。接触“不靠谱企业”的过程,正是在实战中了解社会。他们还遇到过一家公司,没有在做实质性的项目,而是设想通过制造上市话题,进行民间融资,最后卷钱跑路。在和这家企业接触的整个过程中,陈仰旌一直在观察和判断,不给团队做任何提醒,让团队成员通过实战,了解什么是真正的地方经济、地方社会。

就这样一路走来,让李晓春对陈仰旌真正心服口服了,这才服气地对陈仰旌喊“师傅”。这是金融行业里,后生对前辈的尊称。李晓春这样评价他的师傅:陈董擅用反向思维去推理事物,别人都觉得这件事情一定能做成,他会从做不成的角度去推理论证,以反向推理来解读行业准则。陈董还善于通过解读微观去分析宏观,十次解读十次准。这也正如外界纷纷评价的那样,陈仰旌具有超前的前瞻能力和预判能力。创业期间集团遭遇的“大兴5·1风险”、“三河12.29风险”、“顺义6·5风险”、“怀柔4·30风险”等等,事先都有过精辟分析和预判预警。“当风险过后回头再想,就好像是他给我们预设的风险课题。”李晓春说。而且,陈仰旌还会透过政治家的敏锐度,看到中国经济形势,准确预判一些经济走向,不得不让人信服。

十几年来,李晓春并不是没有想过离开,也确实因为争论和不理解离开过。可离开后不多久,他又回来了。李晓春说:回来,一个原因是想继续当初的想法,看陈仰旌的蓝图能不能变成现实;第二个原因,留在陈仰旌身边,除了负责市场监察事务外,还得防止老板被人骗。

早期杭州市场拓展会议

李晓春常常说,陈董心肠太热,习惯了被人骗。在大是大非面前,陈仰旌比谁都清醒,可是在财物上,他常常被人骗。什么“贫困村”村长啊,什么“开着奔驰车的穷人啊”等等不计其数。 可是陈仰旌说,谁说被骗不是一件好事呢?再骗也只能骗走一点财物,说明这个人也只值这点钱,可以避免更严重的商业骗局。这就是他异于常人的逻辑,却又不得不承认是大格局的逻辑。陈仰旌常常教导他的团队要学会“只予不取”。而被“骗钱”也是只予不取的一个小的表象,看似失去了,焉知非福呢?正因为他一贯的“只予不取”,给予出去的往往都会十倍百倍地反馈回来,得道者多助,让陈仰旌、让晶莹国际在商场和人脉上获益丰盛。

说起陈仰旌和晶莹国际创业之初的种种,李晓春口若悬河,毫无疑问,李晓春对他的这位师傅已经“死心塌地”地服气了。而李晓春本身所具备的知识能力,也让他对晶莹国际的商业蓝图有他自己的认知和解读,有这样一位硬气且正气的“金刚”助阵,“吵”也能吵出新的商业高度。

 

壮志在胸,蓝图在握

陈仰旌说:李晓春是晶莹国际金融公司十四年的“大事记”。不仅是说李晓春跟随陈董近14年,历经了所有的酸甜苦辣,目睹并参与了晶莹国际的发展,由雏鸟成长成一只蓄势待发、可随时翱翔天际的雄鹰;实质上更是在告诉大家,是李晓春一手整理、记录了晶莹国际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坎坷与辉煌。

在翻阅晶莹国际金融公司的大事记时,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今天晶莹国际对外宣称的商业蓝图和商业企划,并不是新鲜出炉的,而是陈仰旌早有规划和部署的。只是,这在当时来说,是愿景。十几年来,晶莹国际金融公司从当初注册资金十万元人民币的北京沃利达财务咨询有限公司走到今天,把“中国白酒”剥离出来在新加坡筹备上市,而母公司估值以百亿计,陈仰旌和他的徒弟们并不是在建一个空中楼阁,而是脚踏实地、步步为营地发展——夯实了根基的高楼才会更加稳固。就像多年前李晓春曾学习过的那份战略蓝图,切实在坚定不移地、一步一步地向既定目标迈进。

工作中的李晓春

李晓春说,陈仰旌拥有政治家的敏锐、法学家的缜密。多年前在他刚加入团队不久时,他学习过一份公司内部的机密文件,其中有一份陈仰旌勾画的商业蓝图。那幅蓝图构建了一个全球化商业战略,以及实现蓝图的步骤。他们目前主营的酒业只是属于其中“民生品”领域中的分项,还有更多领域等待开启。当陈仰旌说起“民族资产的保护”、“为了助力中国中小微企业集体出海”、“搭建一带一路的中间平台”等商业计划时,很多人对此不解,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真正明白陈仰旌的初心。陈仰旌不止一次地说过:我是中国人,我的背后有我的祖国。

目前“中国白酒”从晶莹国际剥离出来,在新加坡谋划上市,李晓春却是持反对意见的,他认为,上市了就把无形资产有形化了。不过,尽管他有很多想不通,但打心里觉得他的师父没有错,创业团队距离那份宏伟蓝图又进了一步。墙内开花墙外香,中国白酒产自中国,现在要走出国门,不仅自己走出国门,还要整合资源,助力中国中小微企业集体出海,共同发展,共同走上资本市场。

陈仰旌在2019年举办的一带一路国际金融论坛发言

而李晓春,陈仰旌的这位不折不扣的好徒弟,他也同时真切表示了他对新的管理层的期望,他说,目前晶莹国际亟待解决的问题,是增加新的管理层力量。有了强大的后继力量,晶莹国际何愁走不了更高更远呢?

“这些年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沿着战略蓝图永远走在长征路上。目前我们让中国白酒走出国门,接下来将开展新的战略行动——重组并购。我们将真正进入国际投资领域,推动整个战略向前迈进。我们不想老去。”对于公司的未来,李晓春很乐观。按照董事局主席陈仰旌的规划,在未来的十年,公司的战略蓝图框架将会全部成型,写在蓝图中的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相结合的“混业金融”概念终将成为现实。

 

胡秀琴:

挑战自己成就精彩人生

1957年生,军旅生涯30年,2006年加入团队,任职集团副总裁兼办公室主任。

  

眉目清秀的胡秀琴却有着坚毅不服输的男人性格,在中国人民解放军309医院做了三十年护士的她一直生活在军队大院,工作稳定、生活安逸,却在年近50的时候选择加入陈仰旌的“晶莹部队”,开始了与过去完全不一样的生活,挑战自己,却成就了无限精彩的人生。

胡秀琴

 

“跟对一个人”带来的挑战

父亲早逝的农村妹子胡秀琴骨子里的坚毅、不怕苦的特性,让她先后在解放军309医院多个科室从护士、护师、主管护师升任为护士长、主管技师。退休后的胡秀琴居然选择离开医院,自主择业。她说,她希望在真正老之前能做点事情,挑战自己,证明自己的价值。胡秀琴的这种人生态度似乎冥冥中早就注定了她和陈仰旌及晶莹国际的缘分。

2006年,内退在家的老伴田文孝在经得胡秀琴的同意后加入了陈仰旌的创业团队——北京沃利达财务咨询顾问有限公司,同年11月,沃利达公司增资扩股,陈仰旌邀请胡秀琴加入,请她当董事长秘书,她谢绝了。后来,善良的胡秀琴因为帮曾有医患关系的韩晓营的忙,却“不小心”又心甘情愿地上了陈仰旌的“贼船”,成为沃利达的股东兼任高管。

当然,“贼船”是玩笑的说法,实际工作中的林林总总让这个不怕吃苦的“女汉子”都忍不住叫苦不迭。她说:当护士长就算天天抢救病人,也已经驾轻就熟,但来到这里,我才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工作狂人。创业团队的上下班时间从来就没有规律过,24小时待命。“盖大库房的时候,和水泥、搬砖、电焊,陈董自己带头干。白天盖了一天了,晚上又来了34吨的一车的酒,车一来他就跳到车顶上去了。”苦活、累活要干,学习也绝不落下,干完体力活,换一身衣服,又到会议室开会学习,国际经济、资本运作、金融知识,各种国内国际、经济金融领域的理论,你方唱罢我登场。现在胡秀琴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头皮嗡嗡作响。要不是有一个亲力亲为、雷厉风行,又学识渊博的老板,胡秀琴也未必能坚持这么久。

胡秀琴与丈夫田文孝

付出总是有成效的:曾经的胡秀琴整天打交道的是医疗、护理知识,现在对国际金融知识也了解甚多了;眼看着酒入库了,国内公司运作正常了,开发了新的商业领域,慢慢又向海外拓展了,而今,“中国白酒”又剥离出母公司,筹备上市了。十几年来,胡秀琴如同看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从牙牙学语、蹒跚学步慢慢成长到敢于尝试的青涩少年,再到朝气逢勃的的青年。而胡秀琴自己,也在历练中发掘了自己的潜能,挑战全新的自己。

现在的胡秀琴负责公司内务,日常采购及办公室事务管理。对她而言,真正的挑战并非只是体力劳动和日常事务,因为陈仰旌会在一定基础上开发团队最大的潜能,所以面对陈董下达的不可预知的“命令”才是真枪实弹的战斗。“霸道”的老板陈仰旌经常发来一张机票,什么话都不说,她就知道什么时候又该去哪儿了。“公司的管理模式是军队化管理,要求你做的事情,丝毫的差错都不能有。”但是,陈仰旌又是“知人善用”的,他会根据每个人不同的能力水平来决定完成事情的性质和程度,所以,胡秀琴有压力也有动力。

2018年,胡秀琴奉陈仰旌之命去俄罗斯远东地区进行商务考察,她清楚地记得她第一次去俄罗斯的情形:乘火车到绥芬河口岸出境到达乌苏里,对康吉商贸集团工业园区生产经营状况及周边地区考察了解,又到海参崴走访了俄罗斯当地的集贸市场、超级市场,采集了一些当地稀缺资源的样品,了解了人文历史,也看到了城市的现状。再到达哈巴罗夫斯克,了解过去和现在的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同样也从俄罗斯人手中釆购一些资源性样品,最后顺利返回北京。这一次的独立出境并顺利完成任务让胡秀琴信心大增,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胡秀琴再次领命的时候就从容许多了。再后来如考察商业和土地、购买俄罗斯特产,了解中国人在俄罗斯的商贸情况,开发俄罗斯人力资源和商业本地化,并继续沿着俄罗斯阿拉斯加一线继续考察……这些对胡秀琴来说都不在话下了。

团队赴澳洲开发考察

当初那个军队大院生活了几十年、又从部队医院出来的养尊处优的退休护士长,独立坐公交车都有困难的师级干部,硬是锻炼出一个人坐飞机满世界跑的本领。胡秀琴回想起这些年的种种历练,不无感慨地说:要是没有遇到陈董,我现在也就是个退休老护士,充其量也就是个自力更生的不服输的老兵罢了。遇到了陈董,我真正做到了挑战自己,证明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干成一件事”成就精彩生活

胡秀琴不止一次地说:“跟对一个人,干成一件事。”

对于胡秀琴而言,挣钱不是她加入晶莹国际的目的,“我在部队那么多年没有出过任何医疗事故和差错,前一个阶段的人生历程已经画上了完满的句号,我很知足。

退休以后,能不能有机会做件与众不同的事情,给后人留个好印象?”晚年能干成一件事儿,是胡秀琴后半生的抱负。事实证明,到了这个年纪,夫妇俩同时做决定跟对了一个人,也干成了一件事。这是胡秀琴引以为豪的事情。

2019年晶莹国际金融公司股东大会

说起对陈仰旌的敬佩之情,胡秀琴不仅是敬佩他的为人处世的方式、渊博的知识、丰富的经验,更是敬佩他的家国情怀、民族情感。军人出身的胡秀琴同样有着浓得化不开的爱国情怀,所以她特别认同陈董对中华民族稀缺资源的保护,认同他对促进祖国中小微企业走上国际化资本市场所做的帮助。“中国白酒”拟上市,紧跟“一带一路”战略把民族产业推向国际,很多人持怀疑态度,胡秀琴认为根本不用去解释什么,十几年来晶莹国际的发展证明了所有的质疑都是落空的,晶莹国际正在向预定的目标稳步迈进。而她自己,也正亲手为“一带一路”的战略路途添砖加瓦。

胡秀琴觉得,这么多年来,陈仰旌带领的晶莹国际金融公司就是在做一件与众不同的、了不起的大事,她愿为此无怨无悔地付出。对于外界笑他们“傻”,胡秀琴坦然一笑,她大方地对周围的人说:加入晶莹国际,是我人生中最精彩的日子!

 

郭之昀:

脚踏实地 积圭步方能至千里

1953年生,军旅生涯 36年,2007年加入团队,任职集团副总裁兼行政事业部部长

  

安徽人郭之昀,是8大创业元老之中最年长的一位,个性坚韧随和,说起话来慢条斯理,乡音未改。从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以正师级身份退休的老郭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能够信任的踏实人,实际工作中也的确是从不讨价还价、任劳任怨的老黄牛。

郭之昀

  

认识人像品酒,越品了解越深

郭之昀一向认为,做任何事情都需要脚踏实地,从一点一滴做起,万丈高楼还要平地起呢。他从一名汽车兵到师职干部退休,便很好地印证了这个理论。前些年,夏天的时候,老郭每周会有两三个早晨去颐和园的湖里游泳,从夏天游到立秋,到了冬天和春天就扛着鱼竿到郊区钓鱼,老郭并不是一个有着太大野心的人。但是,身体倍儿棒、年纪又不老的郭之昀总想再干点什么,不至于过早就开始养老吧。

2006年,同住一个部队大院的陈仰旌为北京沃利达财务咨询顾问有限公司召开增资扩股大会,对外招募股东,郭之昀去参加了。大院儿里的人都传言“要当心啊,陈仰旌可是个国际骗子!”干了半辈子文职工作的郭之昀自有他识人的准则,不会人云亦云。他认为:人跟酒一样,要去“品尝”,去接触,才能真正了解。在老哥们田文孝的引荐下,郭之昀开始接触陈仰旌,有时间就会在一起聊聊天,“他好像什么都懂,天文、地理、金融、银行业、投资……就没有他不能聊的,就跟诸葛亮差不多。”郭之昀就这样成了陈仰旌的又一个崇拜者。老郭抱着退休后找点事做不至于在家闲着无聊的心态,在2007年12月正式加入陈仰旌的团队。没想到这一个决定,彻底改变了老郭的后半辈子。

郭之昀的军官退休证

老郭在军事科学院做的工作就是行政秘书,进了沃利达公司就顺理成章地负责行政事务,十几年如一日。职务内容相似,郭之昀可算是驾轻就熟,但陈仰旌的管理方式之“独裁”更甚于军队,也算是让老郭开了眼界:“公司里的任何部门都没有在册成文的规章制度,陈董的思想、陈董的理论、陈董的安排就是制度。按照他的指令去执行,按照他的要求去做,达不到的会受惩罚。”工作上是这样强势的要求,人员管理上更是有他明确的底线和原则,一旦违反,绝不姑息。在这些年里,确实有高管个人触犯了“红线”被老板不讲任何情面地开除,任何人没有干预的权力。

陈仰旌在公司管理上采用“扁平化”管理制度,所有工作任务由陈董直接下达,要求团队成员管理好各自分内的事,专注在自己的事情上,才能把事做好。对于这样的管理方式,老郭认为它有它的合理性,隔行如隔山,方方面面的人和事就是需要各司其职、各尽其责,才能发挥效益最大化,“就像在部队一样,首长发出命令,我们去执行,不要说很多理由和借口,只需要看到结果”。当然,尽管很多时候这位“首长”下的命令是“硬骨头”,却也不会不切实际。“他说做一件事情,会确认这事是能够干成的。”包括团队成员自己动手盖一个能装下一辆飞机的大库房。

酒会

陈仰旌不喝酒,不懂酒,居然做起了“中国白酒”的生意,一车一车地买酒、囤酒,还对若干中小型酒厂进行产能收购,这让郭之昀一开始并不理解,但是在慢慢了解陈董、见识陈董的学识之后,他逐渐理解了陈董的真知灼见:他们真正在做的是寻找、收购、保存诸如老酒、调味酒等这些优秀的、稀缺的、不可再生的资源。

安徽人老郭喜欢喝点小酒,他用品酒的方式慢慢认识了陈仰旌此人,并选择坚定地追随陈仰旌的脚步,服从命令听指挥,用老黄牛的姿态共同去建设晶莹国际的宏伟蓝图。

从开搅拌车的退休师职到“打飞的”上班的高管

对于郭之昀来说,高大上的愿景描绘没有太大吸引力。老郭人实在,说话也实在。“陈董懂得多,他说的那些话我啥也听不懂,就加油干呗,多干一点就离目标更近一点。”当初盖大库房的时候,老郭开水泥搅拌车,天天把自己弄得像个泥猴似的。退休的师级干部开搅拌车,听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开搅拌车得往机器里装水泥、装沙子和灌水,劳动强度很大,但老郭毫无怨言,身体力行的事情总是自己下去干,不会的就慢慢摸索着学着做。

而现在,正如郭之昀所说的,多干一点就离目标更近一点。创业团队经过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地发展,一点一点地朝着目标迈进,当初开搅拌车的退休师级干部现在乘飞机满世界飞,多年前大院儿里笑话他们“傻”的老街坊邻居无不羡慕他们“打飞的”到国外上班。

专注工作的郭之昀

在晶莹国际跟着陈仰旌打天下,不仅郭之昀自己乐在其中,老郭的儿子小郭也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下对陈董敬佩有加,并在2017年跟随父亲的脚步进入到晶莹国际金融公司。老郭相信,年轻的孩子们会比他更能理解陈董的理念,会有更好的发展。

在一家公司奋斗超过10年,从未获得一分钱工资,仅有几百箱好酒藏在了老家。老郭后悔过吗?老郭摇摇头:“没有后悔过。退休后还能跟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享受家庭氛围,你说还有比这更好的事吗?”至于公司的土地和房产是否有他的份额,他并不在意。老郭认为,沉闷的退休生活容易让身体出问题,在晶莹国际工作,时常世界各地到处跑,长见识,精神好,身体也好!更何况,老板陈仰旌也绝对不会亏待这一帮随他打天下的老兵们的。

郭之昀说他不喜欢空谈,再好的思路和愿景,都要踏踏实实,一步一步来,积圭步方能至千里——陈董定了大战略,我们就要负责把战役打好。

晶莹团队在新加坡


结语(中篇)

也许,只有携手淌过泾渭不明的水流,并肩打过胜负难解的商战,在一次一次的挫折后重又昂扬起斗志的团队才会有如此的清醒明晰的认知,纵使聪明硬气如李晓春,细致缜密如胡秀琴,坚韧踏实如郭之昀,还有如八仙过海一样各显神通的另几位旧部或新秀,若没有一个好的团队领导人,恐怕晶莹国际也不会凝聚起强大的合力,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所以,晶莹国际金融公司的发展,陈仰旌和“晶莹部队”,缺一不可。

从已介绍的六位创业元老的简介中我们不难发现,每位创业元老都有或多或少、或长或短的军营生涯,每个人骨子里都流着军人的血,我们不得不承认,陈仰旌制定的“军事化管理”的决策是英明的。

下期的专题,我们将继续为大家介绍陈仰旌“8+1晶莹部队”中的最后三位创业元老的故事,触角将从国内伸到国外,而团队中首位“第二代真正职业经理人”也将亮相。

敬请期待。

撰文: 澳洲网记者行悦

图片: 澳洲网记者卢紫嫣 陈嘉迪;部分图片客户提供;

审核:Peter Yu/统筹:Jimmy/编辑:Zoe


 



独特视角看新闻  长按关注澳洲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