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乳是“散发恶臭的怪味咸黄油”,老干妈“没人知道到底是用什么做的”,澳媒教人如何用亚洲酱料做饭,但画风怪怪的……

置身墨尔本,亚洲餐厅中餐厅随处可见

肤色背景各异的食客在其中大肆朵颐

那么,见惯吃惯了亚餐中餐的澳洲人

会不会也想照猫画虎做一顿呢?

答案是肯定的

澳媒Herald Sun今日就发文

教大家如何用亚洲特别是中国的酱料做饭



但是老外眼里的中式酱料

怎么画风就这么奇怪呢?

豆腐乳怎么就成了“散发恶臭的怪味咸黄油”?

老干妈怎么就成了“配料神秘没人知道是拿什么做的”?

麻辣三丝还能拌到沙拉里

酱油还能和番茄酱混合拌意面


果然,教外国人做中餐就像教袋鼠跳芭蕾

快来看看老外是怎么看、怎么用我们的酱料的吧!

??????

在Herald Sun这篇“亚洲酱料终极指南:怎么买怎么吃”中,作者找到了一位阿德莱德的韩裔大厨Josh Kim,为英文读者科普如何从亚洲超市选购亚洲酱料,以及如何在做饭中使用这些酱料。



这位澳式韩裔大厨,带领作者去亚超买了好几种亚式,特别是中式酱料,然后逐一点评。



下面我们就挨个看一看,一个估计都不会做中餐的澳洲厨子,是怎么说的吧!



大石辣腐乳


“开盖的时候会散发恶臭,但别被吓住就不开了,”Josh上来就差点敲起了退堂鼓。

它让我想起了咸咸的,能搅起蓬松的泡沫的黄油,就是带着股强烈的味道。口感光滑,像奶油又像意面。”Josh接着说道。

那么腐乳要怎么吃呢?Josh的鉴定结论是:把腐乳搅拌至“顺滑”,就像耗油一样,混以辣椒、大蒜等其他调味品,然后可以和蔬菜一起炒

呃,好像也不能说不行,但是身为一个北方人,小编想说:直接配着馒头稀饭吃不可以吗?




老干妈风味豆豉油辣椒


终于,Josh没有错过老干妈,他知道老干妈可是风靡全世界的明星辣酱,而他选的这款老干妈“是用黑豆做的,味道更强烈也更咸。里面有很多神秘配料,所以我们不知道到底是拿什么做的。


配料神秘…?Josh您确定您说的是老干妈而不是什么CIA特工用的秘密毒药吗?


再说老干妈一个豆豉酱,有什么神秘的!吃袋鼠肉中毒的可能性都比吃老干妈大好吧!


那么老干妈又要怎么吃呢?Josh的第一选择是老干妈炒饭,炒菜的时候也可以加一两勺,做汤还有火锅底料也都可以。


emmm,我知道老干妈有火锅底料,但我绝不会去吃一顿拿老干妈油豆豉当底料的火锅!




麻辣三丝



小编看到这里的时候是崩溃的:为什么麻辣三丝会出现在酱料的分类下啊!麻辣三丝都是酱料了,那麻辣兔头咧?麻辣小龙虾咧?麻辣香锅咧?


麻辣三丝可以被添加进沙拉、炒菜、酸汤里,带来额外的风味和口感。


沙拉?麻辣三丝还可以和沙拉一起吃的吗?那沙拉也可以用老干妈拌咯?


仔细想想:蔬菜可以做沙拉,麻辣三丝是蔬菜,所以麻辣三丝也可以做沙拉。好像逻辑上也是通的哎。


那麻辣兔头、麻辣小龙虾也可以拌沙拉的对吧?


这样一想似乎碗里的沙拉更可口了呢!




川老匯花椒油


Josh对这款花椒油的第一个建议是“小心”,一点点就会麻痹你的嘴巴,放多了整盘菜就都是一个味了。


可能第一次你不会喜欢上它,但习惯后就好了。我很喜欢往我的韩式方便面里加几滴,再加几片肉。


除了方便面,烤肉也可以加,炒菜更可以加。Josh对花椒油的认识小编觉得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李锦记XO酱


这是Josh买的酱料里最贵的,他说XO代表着顶级品质,比如XO干邑。


这款XO酱里有干贝、虾皮等海鲜,Josh很喜欢,他说炒菜、吃鱼、做意面都可以加XO酱。



除了上面这5种,Josh还点评讲解了好几种中餐之外的亚洲酱料,例如东南亚的沙爹酱、韩国、日本的一些酱料。不过这些小编基本都没吃过,所以也判断不出来Josh说的对不对。


但是,在Josh讲到一款日本的风味酱油Wadakan Seasoning Sauce的时候,他说他喜欢将这种酱油加到番茄酱里,然后拌意面。



这位大厨的创造力实在让小编叹服,说不定老干妈和番茄酱更配哟


总得来说,Josh大厨对亚洲酱料肯定是有了解的,但他的理解有多深,小编就实在吃不准了。


老实说,仅就中式酱料而言,小编觉得随便请一位中餐馆的大厨,甚至哪怕找我妈,都能比Josh写得好!


各位看官是怎么看待Josh对中式酱料的点评的呢?欢迎留言发表您的看法。



审核:Peter Yu/统筹:Jimmy / 编辑: Jarheng

文章素材来源: Herald Sun




独特视角看新闻  长按关注澳洲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